“虐童事件”时评:让幼儿园成为充满阳光的地方 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幼有所育(一)

作者:原创 2017-11-26 童心 童心派摄影:发布时间:2018-01-22 10:04:20 浏览量:3

数周前接到新闻友人发给我的携程虐童事件报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为幼儿教师同行们鸣不平,建议媒体应该多多报道幼教行业正能量的事件,树立幼教行业的正风正气但是,在最近的一周里,面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类似事件,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家长、幼教工作者和管理者的神经和底线作为一名专业的幼教人心情再也难以平复。


虽然这些事件还没有最后的调查结果,也并不代表绝大多数托幼机构幼儿园但事件背后的众多原因却令人深思。如果我们追溯产生这些现象背后的根源,与这些事件相关的各方不制定切实可行的制度方案、拿出脚踏实地的作为,类似的事件还会不断发生。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言孩子们的身心伤害、事件引发的负面舆情,哪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几率,都不仅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更应该在源头上予以整改。

 

问题一  幼儿园与资本市场


在幼教需求与供给矛盾非常突出的当今中国,无论我们承不承认,这个“市场”始终都存在。既然有市场,就一定会有资本进入;既然有需求,就一定会有逐利发生。


从幼儿教育所涉及的行业领域来看,是比较宽广的,如:幼儿园、幼师培训、幼教图书出版、幼儿服装、幼儿玩教具、建筑装饰、广告传媒、互联网科技等,所有这些与幼儿教育内容和需求有关的行业,都会对幼儿的身心健康成长和幼教事业健康发展产生影响。而这些行业的制度制定和政策监管,都需要本着不侵害儿童身心健康为底线,才能切实维护儿童的权利。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这众多行业领域中,幼儿园跟其他行业有很大的特殊性。这个特殊性来源于儿童身体与心理发展的科学性,还来源于幼儿教育学科的专业性,更来源于为人的一生奠基的重要性。正是如此,幼儿园才关乎每个家庭的幸福、人民的福祉和民族的兴盛。


透过“红黄蓝”、“金色摇篮”等事件,在制度层面,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幼儿园真的能作为资本市场随意买卖的对象吗?幼儿园能以其他行业一样的标准进入资本市场成为上市公司吗?它们的性质算商业机构还是教育机构?它们的办园行为又由什么机构负责并切实落实监管呢?


幼儿园作为专业的幼儿教育机构,从幼儿教育的本质来说,无论它的办园主体是什么性质的单位,幼儿园首当其冲应该是一个教育机构,其他属性应该是附属于此的。


以幼教专业人的常识来看,办幼儿园不是开连锁店,更不能有钱就可以随便买卖


证券市场原本是解决企业发展融资的问题,但因为制度缺陷越来越演变为圈钱的工具,充满投机性。而幼儿园是人的早期教育机构,它的性质不能是也不应当是以无止境的盈利和扩张为目的,这样长此以往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这才是这一件串事件的必然性所在。


资本可以速地打造光鲜亮丽又高大上的环境,可以投放一批又一批的图书玩教具,可以复制一所又一所的加盟园连锁园但是,资本买不来像妈妈一样爱孩子的好老师,买不来像爱家人一样爱老师的好园长,买不来教育应该拥有的心对心的浸润和滋养,而这一切都需要放慢脚步,沉下心灵才能拥有。


这些事件折射出的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幼儿教师师德问题,庞大的资本市场对民办幼儿教育本身性质的认识舆论导向和制度建设的问题。


国家政策法规

2016年11月7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并公布,2017年9月1日起颁布并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第一章总则第三条中明确规定“民办教育事业属于公益性事业,是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

(资料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

 

划重点


上述法律已经对民办幼儿园的办园方向和目标给予了明确的界定,属于“公益性事业”。但,问题是,被资本市场收购的幼儿园主观上是否愿意本着“公益”的目的办园?而客观上又是否能够本着“公益”的目地办园呢?


面对幼儿园幼儿入园学位需求与供给的矛盾,国家对民办教育实行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依法管理的方针,鼓励多种渠道筹集办园资金。


但是,法律中并没有对民办教育机构是否可以进入证券市场做出明确的规定,对进入证券市场的民办教育机构在法律法规上的适用法律是《证券法》,还是《民办教育促进法》,也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

 

上市公司信息

例如,2009年11月27日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的威创股份(股票代码:002308)原本是一家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企业,在最新的公司主营业务和行业收入构成中,幼儿园运营管理服务占比为39.67%。

2015年2月3日威创股份以5.2亿元收购转让方北京红缨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红缨教育)持有的红缨教育100%股权,红缨教育承诺2015年度红缨教育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3300万元;2016年度红缨教育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4300万元;2017年度红缨教育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300万元。同时,承诺截至《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之日,红缨教育的加盟幼儿园数量不少于1000家;截至2015年12月31日红缨教育的加盟幼儿园数量不少于2500家。

2015年9月8日威创股份又以8.57亿元收购转让方北京金色摇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色摇篮)持有的金色摇篮100%股权,转让方金色摇篮承诺 2015 年度 8-12 月的净利润不低于 1,100 万元,2016 年度至  2018 年度目标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 5,300 万元、6,630 万元、8,260  万元,其中,2016 年至 2018 年度(“补偿承诺期”)业务承诺额总额共计人民币  20,190 万元(“补偿承诺额”)。如2015年度8-12月目标公司实现净利润不足1,100万元(实现净利润数以  威创股份认可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为准),转让方承诺将于2016年6  月30日前以现金赠与的方式向目标公司补足。

资料来源:《广东威创视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收购北京红缨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公告》、《广东威创视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购北京金色摇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公告》

 

划重点


被资本收购的两家民办教育机构上市后变为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作为幼儿园的行业性质和办园目的势必要背离“公益性事业”和“幼儿教育”的要求。


从上市公司的两份收购公告中,我们可以明确地读到有关资本方与被收购的民办教育机构达成的条件,民办教育机构必须对上市公司做出业绩上的承诺。


被收购的民办教育机构对上市公司的业绩承诺,势必会让原本以教育幼儿和服务家长为目的的幼儿园转变为以无止境的盈利和扩张为目的商业机构;为了达成快速的业绩增长,上市后的幼教机构必然要通过扩大“加盟园”的规模才能达成目标;为了完成对收购放的承诺,原本作为教育者的园长必然会沦为资本利用的“工具”,主要任务不再是管理幼儿园,而是完成商业利润。这才是“虐童事件”发生的重要根源之一。


在规范被证券资本市场收购的民办教育机构办园方面,国家需要联合各级行政主管部门完善并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如证监会可以出台有关上市公司在收购幼儿园时直营和加盟的比例的相关法律法规,不能加盟多过直营,以保证办园者能够忠实履行自己作为教育机构的教育责任和社会责任,保证儿童的权利和教师的权利不被伤害。

 

幼儿园园长观点

在我们心中,这是一个入职门槛极高的行业:

门槛高并不是指学历或技能,而是指要拥有一种特殊的天赋。这个职业要求无论从业者是否已经婚育,都应当具备足够的情怀去彰显女性或者说是母性的特质。幼儿教育从业者应当是那些为数不多的“天生喜欢孩子”的人群中的一员。

    在我们心中,这是一个对人要求很高的职业:

这个职业对从业者有异于常人的更高要求。她们必须有对噪音、啼哭、非理性行为、无序场景有很强的容忍及处理能力;他们也需要强大的心理机制以适应与未知复杂系统打交道、并能够在接收大量无效信息的前提下,继续对该系统输入大量的有效信息的能力。

所以,今天,我也要向那些依旧坚持在这个岗位上认真工作,且甘之若饴的同行们致敬!

因为你们是最有天赋、最有能力、也是这个社会最具母性特质的人!

资本市场介入这个领域后,幼儿教育变得不全是教育水平与教师水平的竞争了……那是什么的竞争?你懂的(此处省略5000字)

好了,那些在资本浪潮中加入这个行业的弄潮儿们,还有,在资本诱惑下被请来看场子的“园长们”,以及,仅仅是为了谋生而选择当幼师的“姑娘们”,他们中,有多少人是真正喜欢儿童且具备以上天赋与能力的?!

资本热潮带来了许多幼儿教师的新岗位,但低薪酬又招聘了许多并不适合干这行的人(一个收入比保姆都低的职业会是什么人来干呢?)。门槛低,大量不喜欢孩子、甚至做不了其他工作的人当上了幼儿教师,又因为收入太低,很多很喜欢孩子的人很难留下来继续工作……这样的逆向淘汰久了,幼儿园自然成了“危--之-地”。

每次幼儿园出事之后,被网民们拎出来“吊打”只能是这些 “中专姑娘”或“生活老师”了。对了,最近又加上了“清洁工阿姨”。

很多时候,我们把靶子一股脑地射向了民办教育。这其实并不公平,很多出色的、有影响力的幼儿教育品牌也来自于民办教育机构。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民办幼儿教育的两极分化呢?作为一个游走在两种办学体制之间的办园者,我们的独特思考与做法也是我们成功的法器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