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新闻

案件侦查与逻辑思维

作者:摄影:发布时间:2018-06-26 09:14:49 浏览量:7

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  倪北海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系列治国理政的新思想、新理念,多次强调要善于学习和运用科学思维,指出 “养成了历史思维、辩证思维、系统思维、创新思维的习惯,终身受用”。在长时间的案件侦查活动中,我深刻体会到:案件侦查实践,科学思维不可或缺!

一、刑事案件的侦查,必须具备严密的逻辑思维

早在1987年4月,湖南省麻阳县发生一起杀人碎尸案件,事发后尸检结论是被害人系“窒息死亡”,即捂死或溺死。当年通过调查,专案组反复研究后认为,滕兴善具备“作案条件”,有重大犯罪嫌疑。在对滕兴善审问过程中,根据滕的供述,我总是感觉无法形成“思维的具体”,也就是说,在我的头脑中,无法“具体地再现”滕兴善杀人、分尸、抛尸犯罪的案件事实。因此,我就案件发生的原因、过程、滕的犯罪嫌疑,及下一步的审讯中应当注意的问题,提出了五点不同意见。但是,这并没有引起领导的重视。结果,1989年,滕兴善被错杀。2005年11月8日,滕兴善案再审宣判,滕兴善被宣告无罪。

从中我体会到:刑事案件的侦查,必须具备严密的逻辑思维。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够加快侦查员思维的速度(快速反应);能够提高侦查员思维的质量(准确判断);能够帮助侦查员有序思维,建立完善的刑事案件侦查(思维)模式(“因案而异”的范畴体系);能够帮助辨别案件信息真伪,决定涉案信息(数据)取舍;能够识别和揭露犯罪嫌疑人的假话与诡辩;能够检查和避免案件侦查(思维)过程中的逻辑错误。

二、侦查逻辑的研究对象及其特点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是在实践的基础上,由‘感性的具体’上升为‘理性的抽象’,进而把各种抽象的规定通过更深刻的思维加工,达到具体的再生产,由‘理性的抽象’上升到‘理性的具体’,从而把握事物的内在联系和本质的过程。”这一辩证唯物主义“具体-抽象-具体”的基本原理,就是刑事侦查逻辑学的研究对象。

刑事案件的侦查过程,说到底就是专案侦查员对具体的刑事案件的“案件事实”(现场、数据、信息)的认识过程。在案件事实的认识过程中,也必然要经历“具体-抽象-具体”这样一个运用不同“逻辑方法”、不同“逻辑范畴”把握案件不同“内在联系和本质”的过程。 

在刑事案件侦查活动中,作为认识对象的刑事案件,往往是以现场、数据等不同形式,形象地呈现在侦查员面前的,要对它展开理性的认识,必须运用形象思维、抽象思维甚至灵感(经验)思维等多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在实践的基础上,通过“思维的抽象”,以形成概念,作出判断,进行推理,提出假说、论证,指导侦查实践。

正因为这样,作为案件侦查活动中理性思维工具的“刑事侦查逻辑学”,也就有了不同于其他逻辑学的特征,这些特征主要是:多种思维方式的高度统一;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静态与动态的高度统一;理论与实践的高度统一。  

三、“案件事实”认识的“逻辑构成

认识案件不同本质,必须运用逻辑范畴。

1990年4月17日,溆浦县金龙乡三度水村电站又一次被炸。而此前,1987年2月27日、1988年9月6日,该电站先后两次被炸。“4.17”爆炸案件的发生,引起公安部、省公安厅领导的高度重视。

一开始,寻找不到原因,那么,就运用“现象与本质”范畴,对爆炸案件的现场进行认真研究,通过反复比较(比较方法)发现作案手段一致、作案时间选择同一、现场提取的爆炸残留物(即爆炸药物、特别是包装捆扎物)完全相同。由此认定:三起案件可能系一人或一伙人作案,可以展开“并案侦查”。最终,贺某觉供述了自己三次爆炸电站的犯罪事实。

可见,任何一宗刑事案件的出现,都是一种人为的活动,这种活动往往有它特定的原因、特定的本质,又总会产生一种结果、一种现象。所以,“原因与结果”“现象与本质”以及“时间与空间”等,就必然构成了专案侦查员认识“案件事实”的逻辑范畴。

“要思维就必须有逻辑范畴。”“范畴是基本概念,是人的思维对于事物普遍本质的概括和反映。”这就是说,范畴是人们用来认识客观事物的具有普遍性的概念,具有方法论的意义。刑事案件侦查即“案件事实”的查证,当然也离不开“逻辑范畴”。在刑事侦查实践中,我们运用逻辑思维抽象认识刑事案件,其实就是运用各种不同的逻辑范畴来认识案件的内部联系和各个不同的本质。

这些逻辑范畴主要是:时间与空间(地点)、现象与本质、原因与结果、一般性与特殊性、可能性与现实性,必然性与偶然性。

逻辑范畴的作用主要是:启迪案件认识过程中的思维活动;规范案件认识过程中的思维活动;范畴间的辩证关系帮助深刻认识案情;指导细致而有序地寻找犯罪证据;案件“久侦不破”,范畴是“攻坚克难”的工具。面对复杂的刑事案件,需要逻辑范畴来反映专案侦查员对案件认识的进程与结果。运用逻辑范畴来启迪和规范侦查员的逻辑思维,即使面对再复杂的案件(现场),也不会茫然无措。

实践表明,面对任何一宗“久侦不破”的疑难案件,只要专案侦查员能够在树立破案信心的同时,熟练运用“逻辑范畴”,辩证而又细致地研究案件“久侦不破”的原因,然后,因案制宜地采取恰当的侦查措施,就能突破案件。

刑事案件侦查不仅需要运用逻辑范畴,也需要运用不同的逻辑方法。

1990年11月26日,麻阳县检察院家属宿舍发生一起盗窃案件,罪犯攀爬宿舍外栏杆,进入张某等五家实施盗窃。最终,“11.26”专案组破获了案件,罪犯黄某荣(重庆秀山县人)被绳之以法。此案的认识与侦破,就曾经使用过观察、信息、比较、假说、逻辑的与历史的等多种不同的逻辑方法。  

侦查思维逻辑方法,就是侦查员在刑事侦查实践活动中,为了认识“案件事实”所采取的思维实践,即获取、甄别、选择和利用案件信息(数据),对案件不同本质形成抽象认识的方法。侦查思维的逻辑方法,一般分为经验方法和理性思维方法。

经验方法就是专案侦查员在对案件的直接接触中,通过感觉获得的关于案件现象和外部联系认识的逻辑方法。运用经验方法,一方面可以收集犯罪行为人在案件现场遗留的犯罪证据;另一方面,可根据案件现场情况和收集到的证据(数据),对案件形成初步的片面的认识。经验方法主要有观察、信息、实验等。

理性思维的逻辑方法就是运用“同一律”进行思维的方法,主要有“分析与综合”“归纳与演绎”“逻辑的与历史的”“抽象与具体”等方法。理性思维逻辑方法,能够提高侦查员的辩证思维能力,帮助侦查员认识案件发生的客观规律和寻找犯罪证据。

值得特别强调的是:专案侦查员必须学会运用“逻辑的与历史的”方法看待案件现象,一是要“灵活”地看案件,二是要把案件看“活”,准确认识案件的不同本质,然后“因案制宜”地采取恰当的侦查措施,这样才能取得案件侦查的成功!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侦查实践是检验侦查员对案件认识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即使对案件分析认识准确无误,但没有侦查实践的检验或者说不能采取恰当的侦查措施,案侦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因此,侦查实践即是案件侦查的起点,又是案件认识的目的。

四、“大数据+”引领案件侦查(思维)模式改变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渐行渐近,公安机关大数据平台的建设已进入“黄金期”。大数据技术的战略意义并不在于掌握庞大的数据信息,而在于对这些含有意义的数据进行专业化处理。在于具备明查敌情、料敌于先的能力,能为公安机关的案件侦查提供全面精确的信息支撑;为公安的情报研判提供深度、智能的高端应用。

传统的刑事案件侦查模式一般是:“受案(立案)-现场勘察、调查-现场分析认识-确定犯罪嫌疑人-破案(结案)。”即以现场为主导的“从案到人”侦查模式。大数据时代刑事案件侦查新的模式是:“受案(立案)-案件数据的收集、研判(现场勘察、调查)-确定犯罪嫌疑人-破案(结案)。”即以数据为主导的“从案到案”“从人到案”侦查模式。

大数据固然是我们认识案件的一种工具,但案件的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还需要接触犯罪嫌疑人,通过对他们犯罪嫌疑的审查,方能真正查清或者说认识案件的不同本质与真相。所以,我认为:在大数据时代,案件认识(逻辑思维)和侦查实践依然不可或缺;作为一名专案侦查员,还必须勇于侦查实践,在侦查实践中检验我们对案件认识的正确与否,增长我们的智慧与才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