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新闻

我心中的李先焜教授

作者:摄影:发布时间:2017-11-27 12:58:47 浏览量:20

——在李先焜先生90华诞庆典上的讲话

 

刘培育

今天来湖北大学参加李先焜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暨90寿诞庆典,我非常高兴!我和先焜兄交往有38年了,近几年来一直用电子邮箱保持联系,每周发几次邮件,个把月打一次电话,一打就是个把小时,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先焜是我的学兄,在交往中我受益很多。

我和先焜兄相识于1978年。当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和《哲学研究》编辑部主办的全国首次逻辑学术讨论会在北京中央党校召开,这是“文革”结束后召开的第一个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先焜兄到会,并提交论文《论比喻推理》。这次会议给逻辑工作者极大地鼓舞,会议休息期间,先焜兄和孙煜、陆征麟等几位老师多次到王维贤先生房间讨论,议定编一本供大学中文系使用的逻辑学教材。当年9月,参加编写教材的各位集中到杭州西子湖畔新新饭店讨论教材编写原则和大纲,明确分工,我被邀请列席会议。次年2月,《逻辑学》教材书稿讨论会在桂林独秀峰下召开,我有幸又被邀请到会。经过十多天的讨论,基本定稿,王维贤先生任主编。此书后来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我国第一本集体编写的大学中文系逻辑学教材。这次研讨会后还有另一个重要成果,就是与会者一致同意成立了中国逻辑与语言研究会,由王维贤、李先焜、孙煜、彭子银组成领导小组。这是在中国逻辑学会诞生前成立的唯一一个有关逻辑的研究会。1979年8月在北京通县召开的第二届全国逻辑学术研讨会上,中国逻辑学会成立,确认逻辑与语言研究会是中国逻辑学会下属组织,王维贤为理事长,李先焜为副理事长,孙煜为秘书长。后来李先焜任会长。一本大学中文系逻辑教材的问世,一个逻辑学术组织的诞生,先焜兄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中国逻辑与语言研究会成立30多年来,组织全国逻辑与语言工作者研究逻辑和语言逻辑,做了大量的工作,创办《逻辑与语言研究》集刊和《逻辑与语言学习》杂志,举办语言逻辑学习班,定期召开学术研讨会等,极大的提升了会员的学术水平,创获了大批学术成果。先焜兄与王维贤、陈宗明合作出版了《语言逻辑引论》一书,参与了周礼全先生主编的《逻辑-----正确思维和有效交际的理论》的写作。这两本书分别获得了浙江省人民政府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和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二等奖。他还与朋友合译《语言学中的逻辑》一书。

先焜兄在语言逻辑研究的基础上,又开拓了我国的符号学研究,1989年推动成立了中国逻辑学会符号学专业委员会,1997年推动成立东亚符号学会。他先后担任符号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东亚符号学会副会长,国际符号学会理事。在先焜兄等人的推动下,我国有一批学者走出国门,出席国际符号学研讨会,也在国内召开几次有国外学者参加的符号学研讨会,有多位学者写出了很有影响力的符号学著作,其中包括先焜兄参与撰写的《符号学导论》《中国语用学思想》等书,以及他个人的《语言符号与逻辑》论文集。

先焜兄在中国逻辑史领域也有很多研究,他参与了温公颐先生主编的《中国逻辑史教程》一书写作,发表了多篇有关中国现代和当代逻辑研究的论文。晚年他在美国有短期居留,思考非形式逻辑和中国古代逻辑的关系,提出中国古代逻辑属于非形式逻辑类型,他把写成的文章发给我征求意见,我很赞成。

我要特别提出的是,中国逻辑与语言研究会成立不久,经过认真的调研,扎实的筹备,于1982年4月在北京成立了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先焜兄先后担任函授大学的副校长、顾问,为这所学校的创立和发展做了很多工作。这所函授大学始终以逻辑、语言、创新为主课,34年来对近60万名成年人进行了大专、本科和研修生层次的教育,受到了学习者的欢迎,得到了北京市教委和教育部的好评和表彰,荣获了中国成人教育协会、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陈香梅文教办公室等多项奖励。

先焜兄的一生是研思的一生,助人的一生,乐观的一生。

他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学术人生,一直没有间断。他出版了有关逻辑学、语言逻辑、符号学、中国逻辑史的著作十多种,发表论文200多篇,他是我国语言逻辑和符号学领域的带头人,贡献十分突出。晚年他继续思考学术问题,不久前(2016年4月)还发表了关于尼采哲学逻辑思想的论文,目前正在思考沈有鼎的音乐理论。所以我说先焜兄是研思的一生。

先焜兄一生乐于助人。当年湖北大学没有逻辑学专业的学位点,他经常被邀请到其他高校讲学和指导逻辑研究生学习,参加他校研究生的毕业论文答辩。对于半路出家搞逻辑的青年教师和逻辑专业的研究生,他是有求必应。在逻辑学界,我听到过很多人对先焜兄表示感谢。我本人也得到过先焜兄的很多帮助。这里我要重点说说他的《论比喻推理》一文,1978年在全国逻辑学术研讨会上他提出“比喻推理”,大家都感到很新奇,当时也有人提出不同意见,但我却受到了很大启发。先焜兄说,比喻推理不同于作为修辞手法的比喻,它有推理功能;但又不同于演绎推理、归纳推理、类比推理,是一种特殊的推理形式。我搞中国逻辑史研究,中国古代推理的特点之一是推类,推类中就有比喻推理,或称譬喻推理。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特别是对中国古代逻辑的研究,于是我梳理了从《诗经》到《文心雕龙》有关“譬”“辟”“喻”“譬喻”“比喻”的思想,完成《譬喻古论》一文,总结出“譬喻推理”之不同于修辞比喻、也不同于类比推理的性质和特点。1982年我们研究室出版的《形式逻辑原理》一书,我写论证部分时提出了“喻证法”。这些想法都是受到先焜兄的启发,谢谢先焜兄!

先焜兄一生乐观豁达,他是我熟悉的同行中音乐细胞最多的学者,他会弹琴,歌唱得也好听,我们无论何时相遇他都是一脸笑容。不幸的是,2007年他在美国发现身体有恙,回国后在天津儿子家治疗休养。2009年回到武汉不久,精心照顾他的老伴因病逝世。2013年他常引以为自豪的儿子又先他而去,这叫人如何受得了?然而先焜兄挺过来了,他怀着悲痛,编写出版了《双兔集》,纪念老伴,我帮助他寄发了100多本书。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们常常电话联系。再后来,他家里有了第四代人,他主动承担起为小重孙弹琴唱歌的任务。有一次,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出门“打的”时,出租车司机看他一眼就把车开走了(因他年龄太大,不载他),说完他自己就“哈、哈……”大笑起来。

先焜兄的为学和为人,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要好好学习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