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科技人才跨国流动有效性初探

作者:转载摄影:发布时间:2018-09-12 11:42:41 浏览量:0

 编者按:文献计量法是以文献信息为研究对象、以文献计量学为理论基础的一种研究方法,在绩效评价、前沿分析以及项目管理等方面得到了广泛应用,但是也存在数据信息滞后、统计范围有限以及代表性不强的缺点。本文通过选取运用文献计量法得到的科技人才国别迁移数据与国际知名权威组织发布的年度报告相关数据进行对比,分析两类数据的相似性与差异性,探讨文献计量方法研究科技人才跨国流动的适用范围,为进一步深入研究全球科技人才流动打下坚实的基础。

一、引言

(一)背景意义

科技人才是国家人才资源中受教育程度较高或具有较高技能的群体。科技人才是国家人才,因此是发展国家科技创新能力的第一资源,也是推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力量[1]。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2]说明党和国家工作把人才工作放到的非常重要位置,人才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所处的特殊位置和极端重要性。截止至2017年底,我国科技工作者总量已经超过9100万人[3],并且呈持续快速增长的态势,通过高等教育形成的科技人才已经占据主体地位,我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科技人才大国。但是,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人才整体密度较低,地区差异显著,整体素质需要进一步提升,高水平的科技领军人才明显偏少,人才流失现象较为严重,还远未成为科技人才强国。

从全球角度看,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快速发展,全球各个国家都已经意识到科技人才培养开发的重要战略意义,使得对于科技人才,特别是高水平科技领军人才的需求日益迫切,所以各国政府纷纷采取各种政策措施,在加强本国科技人才培养的同时,全球范围内吸引和争夺各类型科技人才,弥补本国科技人才的缺口,提升科技人才的整体竞争力。

在上述大背景下,科技人才的跨国流动越来越频繁。与上世纪相比,科技人才整体的流动态势的规模、特点以及促进流动的因素都发生了较大变化。因此,全球主要国家的政府机构和各类研究院所对科技人才跨国流动这一社会问题高度关注,大量研究成果已经涌现出来。

文献计量分析方法(Bibliometrics)是以文献体系和文献计量特征为研究对象,采用数学、统计学等的计量方法,研究文献情报的分布结构、数量关系、变化规律和定量管理,并进而探讨科学技术的结构、特征和规律的一门分支科学,其计量对象主要是:文献量(各种出版物,尤以期刊论文和引文居多)、作者数(个人集体或团体)、词汇数(各种文献标识,其中以叙词居多)。文献计量学最本质的特征在于其输出务必是“量”。文献计量分析法应用领域极其广阔,可以用于定量化评价机构或个人的科研创新能力,发现科技前沿热点以及分析描述科技活动客观规律等领域[4]

文献计量学虽然是定量化研究科学问题本身,科技与社会关系等一系列问题的一种方便实用的工具,可以根据任务目标通过检索文献数据库获取所需信息,但其本身存在信息带有一定滞后性,统计范围仅涵盖学术领域、对于产业界覆盖率不够,专业领域代表性不强等问题,导致应用文献计量学得到的结论说服性不强。因此,迫切需要将采用文献计量的方法得到的数据与其他方式收集的数据进行对比,应用定量的方法研究文献计量在分析全球科技人才流动领域的可行性和有效性。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

科技人才是影响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所以国外学术界对这一领域较为关注,并且已经与涌现了相当多的成果和结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5]应用统计学原理和方法对数据进行分析,明确提出了人才环流的态势已经基本形成的观点,并深入分析了全球科技人才流动对于流出国、流入国以及全球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影响。世界银行[6]说明了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所面临的科技人才严重流失的问题,同时也分析了这两个国家如何为防止人才流失而采取的各项政策措施以及如何利用在发达国家工作的科技人才的有效做法。Ackers等人[7]以及Meyer等人[8]分别对全球科技人才的流动的历史进行了概述,而Geuna[9]针对全球科技人才全球流动态势进行了详细描述,并从不同角度和维度分析了导致科技人才流动的原因。

近年来,因为科技人才流动的重要性,国内也有部分学者进行了关注。张瑾[10]重点针对二战后大量英国科技人才流入美国的现象进行深入探讨,研究了导致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剖析了英美两国人才政策和人才战略的相似性和差异性。杜红亮等人[11]分析了中国科技人才的国际流动态势,研究了中国海外高层次科技人才政策体系,评价我国典型引才政策的实施情况和实施效果,最后给出了进一步引才用才的政策建议。王寅秋等人[12]深入分析了科技人才流动的新态势和新特点,探讨了导致科技人才跨国流动的原因,为决策机构制定科学的人才政策提供依据和支撑。

考虑到对于科技人才流动,特别是有关跨国流动的数据较少,往往无法满足研究的需要,而文献计量方法可以根据需要收集所需数据,作为样本来开展研究,所以受到广泛重视,并且已经出现较多的结果和方法。Moed等人[13]基于Scopus数据库,以一定时间内在该数据库检索到发表文献(专利)两次及以上作者作为样本,检索样本在这段时间内发文所属机构的变化,辅以科研人员履历(CV)分析法,确定科研人员的国籍变化,进而得到德国、意大利、荷兰、英国以及美国五个全球主要国家的人才流入和流出数据,从数据出发进行定量化分析,得到相应的结论。这种方法目前也是应用文献计量进行人才流动分析的主流方法。同样地,Moed[14]也应用文献计量的方法,在Scopus文献数据库中挖掘人才流动的数据信息,构建科技人才流动模型,分析人才跨国流动特点。王寅秋等人[15,16]使用文献计量方法,收集科技领军人才跨国流动的信息,构建全球科技领军人才跨国流动网络,给出科技人才流动的整体态势,预测人才流动的发展趋势。田瑞强[17,18]中对基于文献计量和履历分析相结合的科技人才流动研究方法进行了深入分析,主要从应用该方法的发展演进、使用的数据源、采用的分析方法和目前存在的缺陷等方面进行阐述,并指出该方法的未来发展趋势。另外,王寅秋等人[19]也使用文献计量方法,将一段时间内特定国家SCI高被引作者流入流出量,作为建立人才流动指标体系中一项重要的子指标,可以得到特定国家在一段时间内科技人才流动的定量化结论。

但是,正如前文所提及,应用文献计量方法存在一些问题,导致收集的数据公信力不强。因此,针对文献计量学中出现的问题,本研究比较以文献计量法得出的全球科技人才流通的相关数据与国际知名组织发布的年度报告数据进行对比,旨在通过数据验证文献计量法研究全球科技人才流动的合理性与有效性,分析该方法的优势与缺点。首先,本文给出了文献计量数据与国际组织年度报告数据的来源与数据选取的原则。之后,应用统计学工具对两组数据进行对比,判断通过文献计量方法研究科技人才流动的有效性。本文的结论可以作为进一步以文献计量为工具构建全球科技人才流动态势、分析人才流动原因的研究基础。

二、数据分析与比较

(一)数据来源

 

基于文献计量统计人才流动的数据选取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2017年发布的科技论文作者国际流动数据,来源于Elsevier建立的Scopus文献信息库。OECD选取在2016年至少发表两篇文章的作者作为样本群体,根据Scopus数据库中比较2015年和2016年样本群体所属单位的变化,得到全球57个国家科技人才流入/流出/保持占总人数的比例(单位:%),具体数据如表1所示[20]

作为对照组,选取由世界商学院(INSEAD, The Business School for the World)发布的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2015-2016The Global Talent Competitiveness Index 2015-2016[21]

(二)数据分析

首先分析从文献计量角度得到的“净流入人员比例”与国际组织发布的“人才吸引”指标值两组数据之间的关系,应用统计学方法检验二者之间是否是相互独立的。

判断= [ ] 和 = [ ] , = 1, ... , n两个实数向量之间是否是相互独立的,一般采用斯皮尔曼等级相关系数ρ(Spearman Rank Correlation)来衡量。斯皮尔曼等级相关系数用来估计两个随机变量XY之间的相关性,其中变量间的相关性可以使用单调函数来描述。如果两个变量取值的两个集合中均不存在相同的两个元素,那么当其中一个变量可以表示为另一个变量的很好的单调函数时,两个变量之间ρ可以达到+1-1。因为斯皮尔曼等级相关系数同时也被认为是经过排行的两个随即变量的皮尔逊相关系数,所以可以采用如下计算方法:

一般地,认为ρ的绝对值处于区间0.81.0认为两组数据之间存在极强相关性,处于区间0.60.8认为具有强相关性,处于区间0.40.6认为具有中等程度相关性,处于区间0.20.4认为具有弱相关性,处于区间0.00.2认为具有极弱相关性或无相关性[22]

根据给出的统计数据,应用MATLAB2013a软件环境自带的“Spearman”函数计算“总流入人员比例”和“人才吸引”的斯皮尔曼等级相关系数,得到相关系数为0.6316,说明这两个指标之间存在一定的强相关性关系。但是,相关性分析的计算结果仅能说明这两个指标之间是相关的或是独立的,并不能确定指标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三、相同性与差异性出现原因

从上一节的数据分析中可以发现,两类指标所反映的科技人才跨国流动的情况,既有相同点,但是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差异性,出现这种现象本文认为以下原因:

第一,通过文献计量方法收集到的全球科技人才流动,是统计高被引论文的作者所属单位的所在国别得到,实质上是发生流动的结果,并且因为文献发表带有一定的滞后性,所以信息难免不准确;而通过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中部分设计人才吸引的指标计算的结果,其实质是一种综合各种能够吸引人才的因素的量化指标,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之后才促进了人才的流动。因此,两种方法计算得到的数据必然会存在一定的差异。

第二,文献计量方法因为是只统计发表论文领域高被引作者的流动情况,通过高被引论文作者流动的情况来反映国家之间的整体流动情况,不是直接反映人才流动的全局信息。而在通过人才竞争力指数得到结论中,部分指标是统计的全局信息,而还有一部分指标是通过调查问卷得到的。这两个指标之间必然会存在差异。

第三,尽管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两个不同的数据源对国家间的科技人才流动情况进行分析刻画,但是全球科技人才流动的基本态势仍然呈现出“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部分专业领域的科技人才已经开始回流,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对科技人才吸引力较强”等基本特点,上述两种分析方法所得的两组数据不过是全球科技人才流动基本态势的客观反映,因此具有较大的相似性。

 总之,通过数据对比分析,可以认为通过基于文献计量方法中得到人才流动的数据与国际权威机构提供的“人才吸引”指数呈现出了较强的相关性,在某种意义上也验证了文献计量方法研究人才跨国流动的有效性和合理性。

四、总结

本文从数据的角度,比较了文献计量学关于科技人才全球流动收集的数据和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中关于人才吸引的子指标,通过统计学方法定量比较这两组数据之间的相关性,分析出现相同性和差异性的原因。本文的结论丰富了文献计量领域和人才跨国流动领域的研究成果,可以作为进一步通过文献计量学研究全球科技人才流动的整体态势,分析人才流动的原因,提出科学引才用才政策的支撑性材料。

   来源:王寅秋(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博士).全球科技人才跨国流动有效性初探[J].今日科苑,2018(07):57-65.(图表略)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