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基于GEM的实证研究

作者:转载摄影:发布时间:2018-07-27 09:03:43 浏览量:3

   编者按:本文从国家层面考察了创业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并且检验创业对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国家的影响以及二者关系随时间的变化。采用《全球创业观察》2009-2015年的数据进行实证分析,考察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国家的创业活动特点以及早期创业活动对不同发展国家GDP增长率的影响。结果显示,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创业活动水平不同,要素驱动国家创业活跃度普遍较高,创新驱动国家相对较低,效率驱动国家处于二者之间。创业活动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尤其是对于创新驱动和效率驱动发展阶段的国家来说。

一、引  

长期以来,创业被视为推动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主要驱动力量[1-6]。许多学者对创业与经济增长关系进行了理论和实证的分析,探讨创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AcsArmington2002)使用新增企业数分析创业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发现私有经济部门高水平创业活动与高经济增长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7]。刘刚和李强治(2012)研究分析了中国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的创业活动与区域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发现二者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3]Virgill2008)基于世界银行数据库对20032005年间不同国家的研究显示,初创企业率(一年中新企业占总企业数的百分比)与经济增长呈正向线性关系[8]CarreeThurik2010)对创业与经济相关的文献进行概括和总结,显示出创业与经济增长存在正相关关系已得到许多研究的支持和验证[9]。但也有研究者发现二者的关系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Wennekers等人(2005)采用全球创业观察(GEM2002年的数据,对36OECD高收入国家潜在创业的数据和以人均收入衡量的经济增长水平进行回归,结果发现创业与经济发展呈U型关系[10]AcsSzerb2008)对20032006年间54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进行研究分析,发现创业和经济增长呈现类似S型曲线的正相关关系[11]。一些研究者认为创业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重要性[1]Porter等人(2002)对全球国家竞争力的分析认为,根据驱动力的不同可以将国家经济发展分为三个阶段: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和创新驱动阶段[12]。要素驱动阶段的创业活动增长较快但处于低水平;投资驱动阶段的创业活动略微增长,同时创新的动力和投资也来自于外部;而创新驱动阶段基于知识创新的创业活动快速增加,并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相类似的,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根据人均GDP以及初级产品占出口份额的情况,把经济体分为三个层次:要素驱动型经济体,效率驱动型经济体和创新驱动型经济体。在全球创业观察项目中也采用了这种划分标准。在本研究中,将同样采取这种划分标准,考察对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创业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是否有所差异。另外,随着时代变化,创业特征发生着改变,创业与国家经济增长的关系是否也随之发生着改变。这既是本研究重点关注的两个问题,也是本研究的创新之处。以往研究较多从理论层面考察创业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实证研究不足;在实证研究中,从静态角度考虑创业活动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居多,而从纵观角度反映二者关系随时间变化的研究不足;从单一国家层面考虑创业与经济发展关系的较多,而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层面考察二者关系的研究相对不足。

 

二、数据和研究方法

2.1 数据获取

 

为了更准确刻画全球创业活动,并在同一个水平下进行衡量,全球创业观察项目(GEM)提供了持续的和具有国际可比的全球创业活动情况数据,其中,早期创业活动指数(TEATotalearly-stage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即18-64岁成年人口中从事创业活动的人数所占的比例(新生企业家或者拥有成立时间少于42个月的公司经理的人数占有的比例),已经成为被学术界广泛认可的衡量创业活动的关键指标[3]。本研究从GEM公开的数据资料中获取2009年至2015年期间的TEA等数据,每年的国家数量及经济发展情况具体见表1所示。从世界银行公开的数据资料获取2009年至2015年与GEM国家相对应的当年GDP增长率、次年GDP增长率及第三年GDP增长率作为衡量经济增长情况的指标。

 

2.2 数据统计与分析

 

采用SPSS19.0对数据进行整理及分析。采用描述统计方法反映全球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在创业活动特征上的差异及随时间的变化;采用相关分析方法反映创业活动与经济发展的关系;采用基于多元回归分析的调节效应分析。[13]反映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创业活动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和影响。

 

三、研究结果

3.1 不同发展阶段国家的早期创业活动情况

 

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早期阶段创业活动比例会逐渐下降。要素驱动经济体创业活动的平均比例为21%,效率驱动经济体创业活动比例为15%,创新驱动经济体比例为8%,具体情况见图1所示。

 

 

数据来源:《GlobalEntrepreneurship Monitor 2015/16 Global Report

 

从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创业活动随时间变化的趋势来看,20092015年,创新驱动经济体和要素驱动经济体的创业活动呈稳定增长态势,要素驱动经济体的创业活动尽管活跃程度波动较大,但在不同类型国家中一直保持较高的创业活动趋势,见图2所示。

 

3.2 早期创业活动指数与GDP增长率的相关分析

 

从横断研究的视角看,20092015年,全球创业活动指数TEA与当年、次年和第三年的GDP增长率均呈显著正相关(r=0.353p<0.01r=0.341p<0.01r=0.294p<0.01)。每一年度的相关分析结果见表2所示。除2015年以外,其他年份的TEA均与当年的GDP增长率呈显著正相关,201020112012年份的TEAGDP次年和第三年的GDP增长率也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说明对全球国家来说,早期创业活动与经济发展存在紧密关联。

 

3.3 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创业与经济增长的关系

 

对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创业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进行基于回归分析的调节效应分析,自变量TEA与调节变量国家类型的交互作用显著,说明不同类型的国家创业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不同(GDP增长率=-0.083TEA-1.051国家类型+0.513TEA*国家类型+4.807)。如下图所示,对于要素驱动国家,创业对经济增长是边缘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Beta=0.119t=1.699p=0.09);对于效率驱动国家,创业对经济增长是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Beta=0.261t=4.185p<0.01);对于创新驱动国家,创业对经济增长同样是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并且创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大于效率驱动国家创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Beta=0.404t=4.185p<0.01)。由此结果说明,创业对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影响是不同的,创业活动对创新驱动国家的促进作用最大,其次是效率驱动国家,再次是要素驱动国家。

 

四、讨  

从不同发展阶段国家的创业活动水平来看,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创业的活跃性下降,要素驱动国家创业较为活跃,创新驱动国家创业活跃性较低。尽管如此,创业活动对创新驱动国家经济发展的影响更大。

 

Van Stel等人(2005)通过建立线性回归模型,考察早期创业活动情况对GDP增长率的影响,发现相对较弱的结论,在高度发达的经济中,创业活动对经济具有积极作用;而在相对贫穷的国家中,TEA指数却与GDP的增长率负相关[14]。但由于样本量较小,统计方法有限,该结论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Stamvan Stel2009)采用GEM的数据,以36个国家为样本,考察四年来创业活动对GDP增长的影响,结果显示创业对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没有影响,对转型中和高收入的国家有显著影响[15]。通过本研究和以往研究结果可以看出,创业活动影响经济增长,但是创业对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影响是不同的,这种影响依赖于国家的人均GDP[14]

 

为何要素驱动国家创业活跃度高,创业对国家经济增长的贡献却很小;而创新驱动国家创业活跃度偏低,但创业对经济增长贡献却较大呢?这可能是由于低收入国家创业多是需求型创业,他们更可能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工作而选择创业,相比高收入国家的机会驱动型创业来说,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小(Rodrik2007[16]。很多要素驱动的国家因为经济发展和就业水平低,公众采取自我雇佣的方式维持生计,他们的创业领域更多集中在批发零售及低端服务业上;而创新驱动经济体,如美国、英国等国家,他们的创业领域更多活跃在信息通信技术、健康教育、政府和社会服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和高技术制造业等领域(Klapper et al. 2007GEM15/16)。根据全球创业观察的调查显示,创业活动的创新水平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提高。这或许说明了,创业活动的质量胜于数量。在未来研究中,不单单是考虑整体的创业活跃水平,而应区分需求型和机会型创业。创业是迫于生计的需求型创业,还是不是为了解决生计问题,而是看见机会去创业。用机会/需求比作为创业活动的复合指标来看其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可能更为准确(Acs2006[17]

 

本研究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国家经济增长是在社会、文化、政治环境中,已创立企业和中小微初创企业共同发挥作用下得以实现的。本研究单纯考察创业与经济发展的相互关系,但却无法得出创业与经济发展的因果关系,因此也不能预测创业活动对未来经济增长的实际贡献。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充分考察对经济增长有贡献的其他影响因素的作用。此外,创业活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或许在时间上存在滞后性,或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长期的潜在的。本研究也显示出,创业不仅与当年的经济增长存在显著关系,也与第二年、甚至第三年的经济增长存在关联。因此,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充分考虑随时间变化,创业与经济发展的动态关系。

 

尽管存在以上不足,本研究采用GEM数据,实证考察了创业与经济发展的相互关系,对于理解创业活动的实际作用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对不同发展阶段国家该如何促进创新创业活动形成了以下几点启示:对于欠发达国家,需要强化其中小企业发展,减少自我雇佣数量,吸引普通民众进入企业寻求稳定工作。中小学阶段教育和培训资源的投入是十分必要的,提升受教育水平将最终减少需求型创业活动的比例。对于发展中国家,需要进一步改善创业的生态环境,包括完善法律法规、劳动力市场、基础设施等。对于发达国家,应强化技术转化、支持早期阶段的投资、支持地区的创业活动,创业活动应聚焦在高附加值、高技术和创新领域,鼓励在科学与技术创新基础上的创业活动。

 

五、结  

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创业活动水平不同,要素驱动国家创业活跃度普遍较高,创新驱动国家相对较低,效率驱动国家处于二者之间。创业活动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尤其是对于创新驱动和效率驱动发展阶段的国家来说。

 张明妍(作者为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创新研究》2017384):393-417.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