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看待我国创新能力的国际排名

作者:转载摄影:发布时间:2018-03-27 15:39:12 浏览量:1

                 客观看待我国创新能力的国际排名——基于“全球创新指数”的评价标准与分析

 编者按: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 GII)是国际上评价国家创新能力的知名报告之一。在《全球创新指数2016》中,我国在被评价的128个国家中排名第25位,成为首个跻身全球创新排名前25位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是我国在具有较大国际影响力的指数排名中的一次突破性进展。本文对全球创新指数框架、中国历次排名的变化情况和优劣势指标,以及中国排名的国际比较等内容进行分析,最后讨论了影响我国“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的主要原因并提出政策建议。

2006年中央提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大决策,2012年党的十八大将创新驱动发展作为国家发展战略之一,创新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重要。近10年来,我国总体创新水平是否有所提升,我国的创新能力在国际的位置如何,这些问题一直是关注的焦点。2016815日,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美国康奈尔大学和英士国际商学院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发布了《全球创新指数2016》。

“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 GII)是国际上评价经济体创新能力的最全面的核心报告之一,最早由英士国际商学院(INSEAD)于2007年启动研究,每1-2年对外测算发布一次,2013年起,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英士国际商学院和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共同发布,至2016年已经发布了9版报告。指标体系由创新投入和创新产出两大模块组成,评价对象包括全球128个经济体,覆盖了世界人口的92.8%,占世界GDP97.9%

一、我国历年全球创新指数总排名在波动中有所提升,创新产出和创新效率比的排名表现相对更优

一是历年总排名波动中有所提升。2007-2016年间,中国总排名的最低名次为43名(2009-2010年),最高名次为25名(2016年)。在创新投入模块方面,历年的创新投入次级指数从2012年来逐年提升,从第55名提升至第29名。2007-2016年间的最低排名出现在2009-2010年度,名次较为靠后(67名)。但是,中国历年创新投入指数排名始终低于创新指数总排名。五个一级指标中,“制度”指标历年的排名一直较低,普遍低于其他四个一级指标。

二是创新产出和创新效率排名始终优于总排名。在创新产出模块的排名上,我国历年的排名在第14名至第31名间波动,其中2009-2010年是近几年的最低名次(31名),而最高名次出现于2011年(14名),2016年为第15名;无论是同等收入水平国家组还是全球范围,中国在“创新效率比”的排名上一直较有优势。在2011年前,全球创新指数将中国列入中低收入水平国家组,其在同等收入水平国家组内的排名为第3位,世界排名同样为第3位。自2012年起,中国被归入中高收入国家组,其创新绩效指数的排名在同行列国家中始终保持着前3位的水平。2013年,中国创新绩效指数在全球的排名跌至第14位,其后年份的全球一直有所波动,2016年的最新排名是处于全球第7位。

三是部分优势指标排名全球领先。根据《全球创新指数2016》的评价结果,七个一级指标中,我国在“知识和技术产出”上排名全球第六,在“商业成熟度”上排名全球第七;在21项二级指标中,我国在“教育”、“一般性基础设施”、“贸易、竞争和市场规模”等六个二级指标上表现优异,进入全球前十;在82项基础指标中10个基础指标评价得分居首。中国在青少年阅读、数学和科学(PISA)测试评估 、国内市场规模、本国人专利申请量占购买力评价GDP的比例等十个指标的评价得分或绝对数值在所有参评国家中位居全球第一,在全球性公司的研发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占GDP中的比重等其他四个指标进入全球排名前十位。

四是对中国评价的劣势指标主要集中在制度环境等方面。据2016年评价结果,一级指标“制度”排名第79位,是我国7个一级指标中排名相对最差的;排名相对靠后的二级指标有监管环境(第107位)、高等教育(第109位)和网络创意(第92位);在82个指标中5个指标全球排名在100位之后,共10个为相对劣势指标。在创新投入部分,遣散费用带薪周数、创业便利性、每单位能耗的GDP产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容易程度、人口中维基百科每月编辑次数等5个指标排名在100名之后;纳税便利性、高等教育入境留学生占比等指标排名在70位之后。其中,根据GII的相对劣势百分比排名,小额信贷总量占GDP比重和文化与创意服务出口在贸易总额中的占比两个指标虽然绝对排名并非最靠后的,但也属于我国的相对劣势指标。可见,文化软实力输出、生态环境和市场制度环境是拉低中国总体创新竞争力的主要因素。

二、全球创新格局呈多元化态势中国地位更加瞩目

一是创新排名前列的高收入经济体呈多元化特点。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排名整体稳定,排名前10位的国家均为高收入经济体根据总得分由高至低依次为瑞士、瑞典、英国、美国、芬兰、新加坡、爱尔兰、丹麦、荷兰和德国。其中,德国取代卢森堡,成为2016年排名中的新晋成员。从2016年排名前25位经济体所在地区看,包括了欧洲的老牌西方国家如英国、德国等,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东亚的日本、中国,南亚的新加坡,西亚的以色列以及大洋洲的澳大利亚等。全球绝大部分创新活动集中在高收入经济体和几大新兴经济体。

二是我国与高收入经济创新投入和产出的差距正在缩小。我国近年来正在缩小与高收入经济体的得分差距。2012年,中国位列全球第34位,与排位第一的瑞士(68.2分)相差22.8分;2016年,中国全球创新指数得分为50.57,与排位第一的瑞士相差15.71分。在5个金砖国家中,只有我国明显地缩小了与创新领先的高收入国家在研发支出和其他创新投入产出方面的差距,而且我国是唯一一个创新效率排名进入全球前十的中高收入经济体。

三是中国领跑金砖国家的创新能力。金砖国家在全球创新指数中整体排名处于全球中上游的位置,中国在其中处于领跑位置。五个金砖国家中,2016年,俄罗斯排名第43位,南非排名第54位,印度排第66位,巴西排第69位。与中国类似,其他金砖国家2016年的总排名也比2015年有不同程度的进步。其中,印度从2015年的第81位提升到2016年的第66位,并在“市场成熟度”等一级指标和“科学与工程毕业生”基础指标上表现相对抢眼。在全球创新领域形成多极的格局时,金砖国家作为新兴经济体表现相对突出。

三、影响我国在“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的原因分析

一是研发投入持续加大。2015年,我国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总量达14169.9亿元,比2014年增加1154.3亿,增长率为8.9%;研发投入强度为2.07%,比2014年提高0.05个百分点。按研发人员全时当量计算的人均经费支出为37.7万元/人年,比上年增加2.6万元。如果按人民币当年价格计算,我国2015年的研发投入总规模约是2001年投入规模的14倍。研发经费投入是创新资源投入的关键部分,十几年的持续大力投入为创新产出方面带来可喜成效。

二是创新的市场环境有明显改善。2016年的报告显示,我国“市场成熟度”一级指标的国际排名已经由上年的第59位提升至第21位;“商业成熟度”一级指标从2015年的31位跃升至2016年的第7位。这两个指标对我国创新指数排名的提升贡献较大。2014年起,国家陆续推出一系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利用商事制度改革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动了政府简政放权,进一步释放市场活力,为企业创新活动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三是指标体系调整等计算因素的影响。全球创新指数每年都会调整部分基础指标甚至局部框架。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替换了1项指标,新增了3项指标,中国在这四个指标的表现相对领先;其中,替换指标“本国人工业品外观设计申请量占比”排名第一位,新增指标“全球性公司前三位平均支出”排名第九位,“国内市场规模”排名第一位,“研究人才在企业中的占比”排名第九位。新采用的这4项指标促进了我国整体创新排名的进步。

 

四、对“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结果的评述及建议

一是客观看待排名,切忌对照指标盲目赶超。中国创新排名取得突破性进展固然可喜,但只应作为一个参考而不能完全以其为导向。尽管全球创新指数系列报告创立了综合性的、可量化的指标体系,是目前国际公认比较科学、全面、综合的创新能力评价指数,对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创新实践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是,报告在指标选取、权重设计、调查数据可靠性等都存在有待商榷的地方。例如,指标选取上一些指标带有西方政治文化及意识形态评价标准,比如“政治稳定性”、“维基百科月编辑次数”、“Youtube视频上传次数”等指标,这些指标并不符合我国国情。另外,部分指标虽然排名靠前,但更应聚焦指标解析成就与差距,例如,报告中“青少年阅读、数学和科学(PISA)测试”指标引用的是2012年的评估结果,我国排名全球第一,但根据2015年最新评估情况,我国排名下降到全球第十,而且中国“将来期望进入科学相关行业从业的学生比例”仅为16.8%,不仅低于美国的38%,也远低于该组织成员国24.5%的平均水平。因此,尽管该创新指标排名靠前,但对我国青少年科学素养和科学兴趣的培养和提升仍任重道远。

二是优化创新软环境,为创新提供更广阔的空间。过去十多年来,我国的创新产出主要得益于持续增长的创新投入驱动作用,目前,我国的研发经费增长速度减缓,已下降至199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高强度高投入并不能长期为继。尽管关于全球创新指数关于制度方面的评价标准并不完全客观,但其仍指出了我国在创新软环境、创新生态方面的短板,下一步还需要进一步营造有利于创新创业的制度环境,要着力改善科技创新的政务环境,加大简政放权,落实创新政策的普惠性,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激发科技工作者的创新创业动力与活力。

三是找准自身定位,实现创新能力更优质发展。从全球创新指数具体指标的评价结果看,我国的创新优势主要体现在研发经费投入、人力资源储备、知识产出数量、市场规模等方面,例如在十个排名第一的指标中,有三个都是专利产出的数量指标。我国的创新优势还未体现在质量与效益方面。中国在我国目前的创新处于从“跟跑发达国家”向“并跑发达国家”转变的阶段,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国的创新能力还有更大的提升空间。例如,在报告评价指出我国的弱势指标“单位能耗的GDP产出”等,确实是我国的薄弱之处,与我国目前经济发展亟待转型升级的情况相符,全球创新指数指出了我国在这些指标上与领先国家的差距,接下来要进一步推动我国创新向质量效益更好,结构布局更优,可持续发展能力更强的方向发展,实现“数量布局、质量取胜”的目标。

作者: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  徐婕、邓大胜、黄辰、刘馨阳  本文摘编自《科技工作者建议》2017年第5  原创《创新研究》2018-03-23  (图表略)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