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的怕与怒---《我不是潘金莲》观后(二)

作者:逻理逻说摄影:逻理逻说发布时间:2016-11-22 11:18:12 浏览量:7

\

林语堂说过,中国人有一种叫做老滑的国民性。它让人们不会为真诚而落泪,却会为煽情而痛哭;不会为智慧而赞叹,却会为机巧而惊呼。林语堂没有说到的是,老滑的背后是怕。老滑得那么好,怎么可能飞得起来呢?

在电影之外,冯小刚又一次发飙,以潘金莲的口吻写了一篇极为婉转曲折的文字。在后续的你来我往之间,每一次不是责之以大义,就是为了全行业发声。如果是在二十年前,人们也许会认同这种愤怒。但在今天,人们的看法可能会完全相反。和一个为了天下人而吊民伐罪的大英雄拔剑而起,冲冠一怒相比,人们更同情一个完全为了维护自己私人利益而张牙舞爪、四爪乱挠的小人物。因为这个小人物的愤怒起码是真诚的,它有可信的基础。也正因为这样,才会让人感同身受,愿意出言支持。天下大义,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连怒都隔了一层来发,还怎么期待一个人突破自我,臻于极境呢?

在这样的怕与怒之后,镜头是否全幅已经不重要了,剧情是否流畅甚至是演技是否到位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一个受到多重束缚的心性,一日不得到解脱,一日就不能全情投入到创造中去。既往的价值,既往的审美坚不可摧,也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突破---在习惯的路径之上才有安全感。在通往理想的漫长旅途中,人们为现实做出妥协的次数是有定额的。超过了那个数量,人就不再会飞翔了。命运在那张门票上写着:趁来得及,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