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

作者:转载摄影:发布时间:2018-01-23 14:08:50 浏览量:0

        ——瑞士冰雪小镇楠达兴旺启示录

  2017118日,习近平主席在瑞士洛桑国际奥林匹克博物馆会见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巴赫时表示:“我们将以北京冬季奥运会为契机,把竞技体育搞得更好、更快、更高、更强,同时大力发展群众体育,通过全民健身实现全民健康,进而实现全面小康目标。”在此次访问中,习近平主席还提出,中方愿同瑞方加强在冰雪运动方面的合作。在中瑞“冰雪奇缘”开启一周年之际,光明日报驻瑞士记者深入瑞士冰雪胜地走访,探寻该国冰雪运动及相关产业发展的奥秘。

  在沿阿尔卑斯山国家中,瑞士位于山脉中部,全国共有约150处冬季冰雪运动胜地。以冰雪运动为代表的冬季体育运动,作为一种文化,在瑞士社会中占有什么位置?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如何影响着瑞士人?作为一个产业,在瑞士的经济发展中起着什么作用?

  日前记者来到了瑞士瓦莱州海拔1600多米的楠达镇,采访了包括生产冰雪运动设备的企业家、负责体育和旅游项目的民选议员、旅游行政部门的管理官员、滑雪教练等相关行业人士,以这个寻常普通、发展历史不长、发展多样化的山地小镇为切入口,管中窥豹,力求对瑞士以冰雪运动为代表的冬季体育运动以及相关旅游事业发展,做一个探究。

  近日,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至2017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市场规模达到1.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达2700亿元。2022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给我国的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冰雪运动日益成为人们美好生活的重要部分。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国的冰雪运动和产业起步晚、底子薄,与世界冰雪强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要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不仅需要大力发展、持续推进冰雪运动,也需要向世界各国汲取宝贵经验。瑞士是举世闻名的冬季体育大国和冰雪产业强国,瑞士的冰雪成就不仅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冰雪自然条件,更重要的是冰雪人才的培养、冰雪产业的完善、冰雪文化的创建,这对于起步中的中国冰雪事业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张斐晔)

  化自然优势为竞争优势

  楠达镇雪期较长,雪融化较慢,再加上人工造雪,使冰雪旅游季最长从7月中旬延续到来年5月底。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环境下,仍能保证有足够厚的雪供游客滑雪、玩雪,这是楠达镇巨大的优势。楠达镇所在的瓦莱州“四山谷”地区,共有412公里长的滑雪道,其中初级蓝道107公里,中级红道202公里,高级黑道103公里。再加上适于“自由式高山滑雪”爱好者们发挥的野雪道,所有雪道垂直落差近2000米。雪道品质优良,高度级差较大,各种水平的雪道较丰富。优美的山地风光和品质优异的高山滑雪雪道,是楠达镇吸引冰雪爱好者的宝贵资源。

  楠达镇的第一条登山滑雪索道建于1958年。在此之前,这里是不折不扣的农业畜牧业小镇,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登山索道的修建,给楠达镇带来了旅游客人和滑雪者,最终彻底改变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状况。第一条索道修建后的10年之内,冬季运动就发展起来了,历经几十年长盛不衰。如今,楠达镇每年接待66万间夜的游客,冬季客人的间夜数量占全年的70%左右,旅游收入是整个楠达镇1.7亿至2亿瑞士法郎全年总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登山索道公司是当地最大的企业,总经理佛朗索瓦·富尼耶说,全瑞士的登山索道中,只有大约10%是赢利的。而在楠达镇所在的“四山谷”地区,所有67部登山索道总体上都能够赢利,这在整个瑞士都比较少见。据分析,主要是因为规模较大,承载人数较多,持续时间较长。冬天滑雪就不用说了,在春夏秋三季,也可根据需要开放,以满足客人旅游、飞滑翔伞、骑山地车、爬山、远足、打猎等各种活动的需要。前不久,楠达镇和“四山谷”地区的另一个滑雪小镇联合,协调发展战略,共同投资登山索道、缆车以及人工造雪设备的现代化改造,共投入2300万瑞郎,目的就是保持竞争力,保持吸引外来游客的魅力。据有关调查,瑞士并非是在登山设备改造上投入最多的国家,在沿阿尔卑斯山国家中,意大利近年来在这方面投入最多,其次是法国、奥地利和瑞士。也就是说,楠达镇的竞争对手,不仅有瑞士境内的诸多滑雪、旅游胜地,还有成本低得多而风光、设施等又相差无几的周边邻国。

  楠达镇的历史学家伊万·富尼耶告诉记者,现代意义上的高山滑雪运动19世纪末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开始,后来由英国人带到欧洲大陆。当时国力强盛的大英帝国的子民,怀着征服整个欧洲全部4000米以上高峰的雄心来到瑞士,也带来了最为时髦的高山滑雪运动。楠达人的第一个滑雪俱乐部创建于1927年。在尝试用现代意义上的滑雪板滑雪之前,当地人能够滑雪的工具就是雪橇。当然雪橇也不仅是娱乐用的,更主要是用作交通工具。一战期间,瑞士人开始用滑雪的手段训练士兵体能,强迫士兵滑雪,为滑雪成为瑞士人强身健体和冬季娱乐的主要形式打下基础。

  见到从中国来的记者,伊万非常自豪地介绍,他的哥哥作为人工造雪专家,目前正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举办地崇礼“为中国贡献微薄之力”。记者发现,楠达镇并没有瑞士其他滑雪胜地常见的奢侈品牌商店。伊万认为,这说明这里的顾客群体是家庭式的,而且以中产阶级家庭为主,也说明这里吸引外来客人的主要内容是雪道的多样化和高质量。

  让冰雪产业灵活多样

  达尼是楠达镇一个出租滑雪板和滑雪靴的小商店老板。他的这个商店已经开了6年,以前他曾经在瑞士国家滑雪队负责滑雪器材的保养修理。他的小店有大约300双滑雪靴、450副滑雪板,还出租雪橇、头盔等,规模不算大。在整个楠达镇的五家同类商店中,他是最小的一家。据介绍,这个小店年营业额大概在25万到35万瑞郎之间,营业时间只是从每年9月到来年4月底。在其他时间,他还有另外一份工作,就是专门修理保养瑞士特殊的木质房子的房顶。

   像大多数瑞士人一样,达尼对运动充满兴趣。他和夫人都从事体育用品销售,他夫人有一个专门卖体育服装的商店。因为听到人们议论这些商店就是利用往来客人赚钱,除了税收,对当地也没什么太大的贡献,他的家族决定创办一个国际性的山地长跑比赛来体现社会责任。这个山地长跑比赛分为16公里、30公里和70公里山地越野三种。每种距离的参赛者,在跑步过程中翻越的相对高度都要超过3500米。赛手来自世界各地,都是业余的。国际山地长跑比赛名气越来越大,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高手。在上一届的70公里山地越野赛中,冠军仅用7个多小时就跑完了70公里的路程。这名冠军是个高手,在整个瑞士乃至全世界同道者中都享有盛名。达尼的家族作为比赛组织者完全是志愿性质的,不挣一分钱,只为吸引更多人到瓦莱州来,到楠达镇来。

  另外一家综合性的体育用品、餐饮公司的老板佛莱德,则有另外一种经营方式。他通过多种经营实现规模效应。这个他自己创建的公司已有近30年历史,共有4家租售体育器材的商店、1家餐厅、1家酒吧以及3所滑雪学校。公司有专职员工约30人,还有很多兼职雇员,最忙的时候有120人在各个岗位上班,年营业额在400万到500万瑞郎之间。在他的商店里,客人可以按小时、按天、按周甚至按整个冬季租用各式器材设备。租用期限灵活、租用品种多样,这是瑞士此类企业的通常做法。他的公司一年四季都在忙碌。而他本人曾经想走职业滑雪运动员的道路,后来才转向经营企业。

  让-吕西安经营着一家位于海拔2200米的山顶餐厅。这家餐厅每天的客流量在25003000人,年营业额大约在100万瑞郎左右。由于是楠达镇周围众多山峰中较大的山顶餐厅,又有母公司——索道公司的客源保障,他的经营压力应该不大。山顶餐厅周围风景优美,但气候却变化无常,曾遇到过时速150公里的大风,也曾有过零下23度的低温。每年,除4月底到7月初期间关门歇业外,吕西安的餐厅每天都根据索道的开放时间向顾客敞开大门。

   楠达的第一所滑雪学校是1962年创建的,创建者之一迪迪·巴莱斯维尔至今还在担任滑雪教练,70多岁了依然精神矍铄,他应该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高龄滑雪教练。他参与创建的这个学校目前已有约120名教练,占整个楠达镇5所滑雪学校共300名滑雪教练中的一小半。学校年营业额约100万瑞郎。他介绍说,每天学3个小时、连续5天的集体(78人)滑雪教学的价格为每人208瑞郎。而一到两个人的私课,一个半小时需要105瑞郎。相对而言,最受顾客欢迎的还是组合教学课。据他们统计,初学者一般要经过69个小时的课程,加上自我练习,才能滑上“蓝色道”。

  现任校长杰尼卡介绍,在瑞士,要想成为一个滑雪教练,需要通过23年的学习加实习,考下国家文凭后,才有资格在滑雪学校任职。现在的发展趋势是,滑雪教练不仅教滑雪的技巧,也陪练、陪滑。

  搞职业运动不忘文化课学习

弗里德里克·佛拉利尔从2005年以来一直是当地居民选出的本地议员,负责旅游经济部门。据他介绍,整个楠达镇总共有大约2000个工作岗位,绝大多数都与旅游、冬季运动相关。

  记者住宿饭店的老板娘娜塔莎,曾是一名高山滑雪项目职业运动员。19921997年,在她1722岁期间,曾多次参加欧洲以及世界的青少年锦标赛,最好成绩曾排进欧洲前十名。后来,因为伤病她退出职业滑雪,继承了父亲创建的饭店生意。现在,她15岁的儿子和13岁的女儿也都在向职业滑雪运动员的方向发展。在瑞士,体育特长不能作为升学、入职的任何“加分项”。娜塔莎说,即使名冠全球的网球名将费德勒,也得在打网球的同时,认真地把该读的书读好。如果考试成绩够不上升级,拿再多的网球冠军也还是升不了级。立志专门吃“体育饭”、想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孩子们,在平常的上学过程中必须利用业余时间参加训练,而且全部费用由父母承担。在瑞士,不可能因为练某一个体育项目成绩很好,就能在文化课成绩上被网开一面。无论孩子在专业运动员的道路上有无发展前途,对家长而言,优先的考虑事项还是文化课学习。

  娜塔莎经营的这家小旅店有10个房间或公寓,能住2829个人,全年平均出租率在40%45%之间,年营业额不超过20万瑞郎。除了冬季的滑雪旺季能够住满以外,平时也就是在周末客人稍微多一点。娜塔莎的弟弟则继承了父亲的餐馆生意。现在,这家餐馆已经是楠达镇最负盛名的美食餐厅。餐厅除了提供当地特色的奶酪美食之外,也根据客人需求提供诸如海鲜等许多与本地风味儿完全不同的餐饮。餐厅有6075个餐位,年营业额能达到140万瑞郎,远高于姐姐娜塔莎经营的小旅店。

  另一个曾经的职业选手理查德·阿玛肯,从一岁半起开始学滑雪。这是记者在采访中碰到的最早开始学习滑雪的运动员。他说,当地孩子到10-12岁时,就可以单独与朋友出去滑雪玩了。阿玛肯本来立志要做高山滑雪的职业运动员,但到17岁时,他发现成绩很难提升。从19岁开始,他转向自由式高山滑雪。自由式高山滑雪就是在没有人工雪道、没有人工标志的大自然中滑雪,又被称作“滑雪加杂技”,比拼的是胆量、空中控制能力、空中造型能力等。最终,他成为这一项目中的佼佼者,曾经获得自由式滑雪世界杯五站比赛中的一站冠军,总排名一次第3名、两次第8名。现在,阿玛肯冬天在一家滑雪俱乐部打工,做滑雪教练,同时自己还开办了一个专门培训自由式滑雪的俱乐部。夏天的几个月,在几乎没有滑雪客人时,他就去一家建筑公司,当粉刷建筑物的油漆工。这个前世界冠军有时还为一些体育服装或用具做形象广告。

  要冰雪运动持续“热起来”

  大众化、几乎全民参与的冬季体育运动的发展,带来了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社会和民生的变化。楠达镇是瑞士同类小镇中人口增长最多、最快的城镇之一。从2005年至今,常住人口已经从1200人增长到了6600人。但从2014年开始,联邦实施的《韦伯法》对外国人在瑞士置业提出了诸多限制,一定程度使其常住人口增长趋势减缓。

  在楠达镇,纯粹的农民,即只从事与农业有关的劳作、不做其他任何事情的农民,仅剩下70人。其他农民往往还有第二份工作,比如滑雪教练、登山索道管理员等。而属于农民的土地,春夏秋三季用于放牧,冬季成为滑雪等运动的雪场。瑞士政府以及雪场管理公司要为占用土地给予相应补偿。

  楠达镇旅游局的索尼亚表示,为在新的形势下保持和提升人们参与冬季运动的热情,当地体育管理部门着眼长远,采取了各种措施。譬如,不久前,当局恢复了1216岁的初中学生每年至少要有三天滑雪课程的规定。这样,镇里160名初中生都要学会滑雪。同时,楠达镇政府联合周围其他市镇,开展一项鼓励孩子们参与滑雪的促销活动,每人每小时只需付15瑞郎,就可享受包括一名教练带领七八个学生、缆车票以及器材租用等。

  楠达镇目前正在努力发展冰雪项目和旅游项目的多样化。佛拉利尔议员说,以前客人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滑雪,现在,滑雪的时间可能只占他整个旅游时间的一半,甚至更少。他们还会去参观、旅行、品尝品鉴、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多样化的需求也造就了多样化的服务。楠达镇年轻的旅游局长巴布蒂斯塔·康斯坦丁告诉记者,当地政府鼓励居民通过各种手段美化自己的居住环境,譬如保护老建筑、在有一定景观价值的地点设置或修建各种设施等,政府都会给予一定奖励,以此来不断美化当地的旅游景观。

  冰天雪地,是高纬度地区人们千百年生活中的常态。但是,与现代冰雪运动有关的冰雪文化、冰雪经济、冰雪生活方式,却是近百年来的事。以楠达镇居民为代表的瑞士人,把现代冰雪运动以及与之相关的冰雪文化产业发展到了一个相对超前的高度,为冰雪事业的后来者开出了一条条可供借鉴和前行的“雪道”。

   《光明日报》驻日内瓦记者 何农《光明日报》( 20180119 12版)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