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推动逻辑学研究和普及之功(上)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刘培育摄影:发布时间:2018-10-23 11:22:24 浏览量:4

逻辑学是一门以推理形式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科学,是帮助人们正确思维和有效交际的重要基础科学和工具科学,各门科学都离不开逻辑学。然而上个世纪20--30年代,苏联批判德波林学派,把形式逻辑等同于形而上学,对逻辑学进行了无情的批判。40—50年代,苏联虽然承认了形式逻辑是科学,在学校里恢复了形式逻辑教学,但在学术界和教育界普遍认为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关系是初等逻辑与高等逻辑的关系,形式逻辑“低人一等”。当年由于中苏的特殊关系,苏联关于形式逻辑的看法对中国解放区和新中国影响很大。毛泽东年轻时学习过西方的逻辑,后来程度不同地受到苏联的影响。到上个世纪50年代,毛泽东对逻辑学有了新的思考,一个重要证据是,1952年第二次印刷《矛盾论》时他删除了40年代撰写的“论形式逻辑”一节。新中国建立以后,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始终关注我国逻辑学的发展,积极推动逻辑学的研究,倡导逻辑学的普及,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56年,周谷城在《新建设》2月号发表《形式逻辑与辩证法》一文,认为形式逻辑是研究推论方式的,它的法则只是对推论过程的形式规定,它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主张,因此没有阶级性。该文提出,在认识活动中,“辩证法是主,形式逻辑是从;主从虽有别,却时刻不能分离。”周谷城的形式逻辑与辩证法关系之“主从说”对当时流行的“高低说”是一种挑战。于是乎引起了“轩然大波”,拉开了我国逻辑大讨论的序幕。毛泽东在第一时间关注到周谷城的文章,他欣赏周谷城的观点,支持就逻辑学的不同观点开展学术讨论。

1956—1958年间,毛泽东多次在中南海召开相关部门会议、逻辑学家和哲学家座谈会,专门谈论逻辑问题,有时一谈就是五六个小时。他公开表明支持逻辑讨论,提倡百家争鸣,批评要有说服力。当有的学者表示自己是少数,感到“很孤立,成了众矢之的”的时候,毛泽东立即鼓励说:“不要害怕,要积极的写”。后来逻辑讨论开展起来了,毛泽东很高兴,他开玩笑地说,逻辑界有“四大名旦”(即周谷城、王方名、江天骥、马特)。

毛泽东亲自为逻辑讨论搭设平台。初期发表逻辑文章的报刊主要有“一报三刊”,即光明日报、《新建设》《哲学研究》《教学与研究》,后来毛泽东要求人民日报和《红旗》也要发表逻辑文章,扩大逻辑的影响。于是发表逻辑文章的报刊就是“两报四刊”了。

为了推动逻辑学研究,毛泽东指示编辑逻辑论文集,出版中外逻辑专著。他在给康生的信中说:“我有兴趣的,首先是中国近几年和近数十年关于逻辑的文章、小册子和某些专著(不管内容如何),能早日汇编印出,不胜企盼!”根据毛泽东的指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编译局负责编辑论文集,副局长姜椿芳和同事们搜集到1953年后发表的全部逻辑论文150篇,编成6集《逻辑学论文集》。毛泽东非常高兴,他对康生说,姜椿芳“搜编是用了功的,请你便时代我向他转致谢意。”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成立逻辑组,负责选编中外逻辑专著,从40余种中外逻辑著作中选出11种,包括潘梓年的《逻辑与逻辑学》、金岳霖的《逻辑》、章士钊的《逻辑指要》等,以《逻辑丛刊》之名由三联书店于1961年出版。在学界传为佳话的是,章士钊《逻辑指要》的《重印说明》的主要内容是毛泽东代拟的。

    毛泽东随时关注报刊上发表的逻辑文章,其中很多文章他都阅读过,有的还划上横线或竖线。1958年6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周谷城的《六论形式逻辑与辩证法------略答马特》,毛泽东看了很感兴趣,就让身边的人给上海市委打电话,请周谷城到京。周谷城第二天飞到北京,在中南海游泳池同毛泽东讨论逻辑问题。就是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明确提出逻辑学是一门独立的学问,要把它同辩证法混同、甚至改成辩证法是不可能的。1965年10月8日,光明日报发表朱波的《形式逻辑同一律客观基础的探索》一文,毛泽东十分认同逻辑学是一门规范的科学,是思维对思维本身的规范,它是人类思维本身反思的产物。1965年12月《红旗》12期发表邵友勋(朱波)的《充足理由律在形式逻辑中的地位和作用》一文,毛泽东说,“我看没有是么充足理由律,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理由,哪一个阶级有充足的的理由?”他又说,“形式逻辑是一门专门科学,任何著作都要用形式逻辑,《资本论》也要用。”据毛泽东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说,毛泽东读过的逻辑书有87本,涉及形式逻辑、数理逻辑、辩证逻辑、西方逻辑史、中国逻辑史、因明等,其中俄英译著有36本。他不仅在家读,有时外出也要带上几本逻辑书。总之,毛泽东在日理万机中一直没有停止思考逻辑问题,他的许多观点都是正确的,有的是很精彩的。但是为了不影响逻辑讨论,他当时没有公开自己的观点。回顾我国五六十年代的逻辑大讨论,之所以能顺利开展,并取得一定的成果,是与毛泽东分不开的。






                         摘自北京逻辑语言研修学院2018年5月26日主办的第七届“素质教育与逻辑思维”论坛的发言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