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逻辑与科学思维(下)

作者:杨武金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摄影:发布时间:2018-07-16 13:44:14 浏览量:2

 三、明“类”思维

墨子提出“同类相推”“异类不比”的基本推论原则。推理论证中必须区分类同还是类异。墨家区分了各种不同的“同”和不同的“异”。墨子认为在证明和反驳中都必须根据类的原则来进行。《墨子·小取》说:“以类取,以类予。有诸己不非诸人,无诸己不求诸人。”墨子经常批评对方“未明吾言之类。”(《墨子·非攻下》)

如果在同类的范围之内,则就可以根据同法的原则来进行推论。《墨子·经上》说:“法同则观其同。”比如,统治者既然在宰杀牛羊这样的小事情上都知道要尚贤,而管理国家和宰杀牛羊属于同类而且是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更应该知道尚贤。但统治者在管理国家大事上并不知道尚贤,由此说明统治者是“知小不知大”、“明小不明大”、“不知类”。从逻辑上看就是自相矛盾,统治者缺乏理性。

墨子经常应用矛盾律和反证法来进行论证。《墨子·贵义》说到,墨子曾经从鲁国出发到齐国去,在路上碰到一个日者即算命先生告诉他,“今天上帝在北方杀黑龙,您长得黑,所以您如果到北方去不吉利。”墨子根本不听算命先生的警告,继续向北走,结果遇到了河水暴涨,于是只好返回来,这时算命先生见他后非常得意地说:“您看不信我的话吧,我说过先生不能往北方去的嘛。”墨子对此反驳说:“南方人不能往北方,北方人不能往南方,人的脸色有黑色有白色,为什么都不能前往呢?况且上帝在甲乙日杀青龙于东方,在丙丁日杀赤龙于南方,庚辛日杀白龙于西方,壬癸日杀黑龙于北方。如果都按照你的说法,那整个天下的人都不能走路了。你这完全是束缚的思想而使得天下虚无人迹,你的话是不能听的啊!”墨子在这里运用归谬法对命定论进行了彻底的驳斥,充分肯定了理性和逻辑思考的重要作用。

如果属于异类的事物对象,则不能根据同法的原则来推理。《墨子·经上》说:“法异则观其宜。”比如,《墨子·经说下》说:“木与夜孰长?智与粟孰多?爵、亲、行、贾四者孰贵?麋与霍孰高?麋与霍孰霍?虭与瑟孰瑟?”木头与夜晚哪一个更长?木头的长短和夜晚的长短怎么能比较?智慧与粮食哪一个更多?高贵的爵位、贵重的亲属、很贵的价格、高贵的品行其中哪一个更高贵怎么能比较?在地上奔跑的动物如麋鹿,和在天上飞行的动物如鹤,哪一个更更高,怎么比较?蚯蚓的叫声与琴瑟的和声,哪一个的声音更好听?再比如自然之美和人为之美,哪一个更美?这个很难说。所以,《墨子·经下》说:“异类不比,说在量。”量上不同的就不能推。所以,如果非要在不可比的事物之间进行比较,就会出现错误。异类的事物通常所立法异,则需要根据不同的逻辑来进行思考。《墨子·经说》:“法异则观其宜。”根据实际具体情况来考虑推理。

《墨子·经说上》说:“同,异而俱于之一也。”不同事物所共同具有的方面,同是异中之同。其中包含异中见同思维法。同样,墨家也强调同中见异思维法。

 



                               摘自北京逻辑语言研修学院2018年5月26日主办的第七届“素质教育与逻辑思维”论坛的发言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