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逻辑与科学思维(上)

作者:杨武金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摄影:发布时间:2018-07-09 09:22:14 浏览量:7

墨家逻辑是由中国先秦时代的墨子及其弟子所创立起来的系统逻辑学说。墨家逻辑通常也称为“三物逻辑”。三物者,故、理、类也。《墨子·大取》说:“(夫辞)以故生,以理長,以类行也者。三物必具,然后足以生。”推理论证要得出可靠结论,必须故、理、类三者全都具备。墨家“三物逻辑”思想,体现了科学思维的基本精神。

 

一、求“故”思维

墨家非常重视对“故”的探讨,强调“故”在推理论证中的根本性作用。“故”可以是事物现象发生的原因或者本质,同时也可以是推理论证的理由或根据。亚里士多德在哲学说提出“四因说”,强调对万事万物存在的各种原因的探索,是对事物本体论的探讨,是对人们关于事物存在性的反思。墨子首先认为“故”是事物呈现的各种原因,比如什么是“大故”?墨子就举“若见之成见也”(《墨子·经说上》),人们之所以能够看见物体,是因为有良好的视力、足够的光线、一定的距离等条件都具备了的原因。

墨子更重视将“故”看成论证的理由或者根据。推理论证是最重要的思维活动,从而也是科学思维中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墨子·经上》说:“故,所得而后成也。”《墨子·经说上》说:“故:有之必然。”《墨子·小取》说:“以说出故。”通过推理论证可以将结论推导出来。墨子在论辩活动中,经常针锋相对地指出对方“未明其故。”认为无故的一方要服从有故的一方。

墨子在实际论证中,经常通过结果来探求事物的原因。比如,墨子为了论证兼爱的重要性,首先就追问天下之所以乱的原因是什么?墨子为了论证节用的重要性,首先就来追问古代圣王为何没有发动战争,没有过渡役使人民,没有向老百姓征收重税,为何也能够实现国家财富倍增呢?

 

二、立“法”思维

“法”是推理论证得出结论的基本依据。《墨子·经上》说:“法,所若而然也。”法就是遵循它就可以成就结果的东西。《墨子·法仪》篇论证百工从事都重视依法从事,所以统治者治理国家不可以无法无天。墨家也称法为“理”或“道”。《墨子·大取》说:“今人非道無所行,唯有強股肱,而不明於道,其困也,可立而待也。”推理论证没有法,也就失去了依据,自然也就容易陷入困境。

同时,墨家认为“法”是判断真假是非的标准。《墨子·小取》说:“效者,為之法也;所效者,所以為之法也。故中效,則是也;不中效,則非也。此效也。”判断言论的是还是非,必须根据法来进行。符合法则为是,不符合法则为非。墨子专门提出“三表”作为判断言论是非的根据。《墨子·非命》各篇,将圣王之事、百姓耳目之实、国家百姓人民之利作为衡量言论是非的三个重要标准。

从墨子的三表法来看,墨子能够将之作为法的东西,其本身也一定是可靠的、经得住考验的正确的事实或理论。墨子提出“非命”“尚力”的主张,主要就是基于人可以通过制定法律法规,从而来更好地行政。





                  摘自北京逻辑语言研修学院2018年5月26日主办的第七届“素质教育与逻辑思维”论坛的发言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