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思维的逻辑性与跳跃性(下)

作者: 周培元摄影:发布时间:2018-04-02 15:33:00 浏览量:3

    逻辑的推导前提,多数是建立在不能保证的假设前提上,放在当下的理论世界中,多数都会产生谬误。以爱迪生与尼古拉·特斯拉为例。爱迪生需要演算实验失败几千次才取得成功,而尼古拉·特斯拉只需要在大脑里思考一下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爱迪生为此说过一句广为人知的话:天才是要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然而这句话还有后句: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还要重要。可见这种跳跃性思维的灵感有多重要,它不是经过推论,而是先有结果,其次才是验证。

     这个不按常规出牌的科学巨人甚至不用电线就能点亮灯泡,让世人追捧的发明大王妒忌的发狂,以至于竟不顾科学道德污蔑特斯拉的研究是伪科学。事实上,爱迪生只是一个成功的商人,那些公司研发的新成果,多数强加到了他的头上,而在这上面尤为突出的就是尼古拉·特斯拉。然而,这种无节制的剽窃,使得爱迪生与特斯拉最终分道扬镳,之后甚至引发直流电与交流点大战。大战的结果是,爱迪生动用自己的社会关系,使得直流电战胜了交流电。历史是公正的,它不会随着某个人的意志而改变,直流电因为其高耗能、短输电的弊端,最终淘汰出局。然而,特斯拉也没有笑到最后。那些利益熏心的资本家们迫使特斯拉放弃交流电的专利,以至于他后半生活的凄惨。

     事实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根据逻辑的推论来确定的。如果说凡事需要逻辑的推论演算,那些并没有直接推出的东西就不存在了?绝非如此!注册会计师在进行业务审计时,即便是没有经过演算也能看出其中的端倪,这靠的不是严密的推论演算,而是职业的敏感性。如何证明一个人是休克还是死亡,是先证明他的脉搏或心脏跳动在生命值的范围内?还是直接做紧急医务时的抢救处理?显而易见,在紧要关头,逻辑性的推理是不占优势的,他们也无法理解跳跃性思维的奥妙之处,正如跳跃性的人也无法推导出理论的程序一样。

      “既使我与若辩矣,若胜我,我若不胜,若果是也,我果非也邪?我胜若,若不吾胜,我果胜也,而果非也邪?庄周此言虽有是非莫辩的谬误,却也指出了站在不同角度看待问题的差异性。真理虽具有唯一性,但也具有相对性。如果两种得出同样真理的思维具存在,那么同样会有是非莫辩的事情发生。两者都是站在自己的思维角度看待问题,相对的也就成了白马非马。如此辩论不是很可笑么!





                                                                 转载学网218-05-25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