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性思维教育的逻辑根基(上)

作者:张建军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摄影:发布时间:2018-02-09 13:46:11 浏览量:5

经过多年探索与讨论,关于在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中均需要强化培育批判性思维素养,已基本达成社会共识。近年来,关于“核心素养”的讨论也使这一共识得以彰显。

国民教育体系中,批判性思维素养培育的基本路径无非两条:一是在各门课程的教学中适当注入批判性思维教育,二是设立专门的批判性思维学习与训练课程。两方面都已积累了一些探索性成果。

基于我们在南京大学的教学实践,以及对国内外学界有关研究与实践的思考,我认为,进一步明确批判性思维教育的逻辑根基,对于今后批判性思维教学与研究的发展至关重要。

讨论批判性思维与逻辑的关系,首先必然要涉及演绎逻辑。国内外一些主张离开逻辑根基从事批判性思维教育的学者,其所针对的主要就是演绎逻辑。在我看来,这样的观点是建立在对演绎逻辑一系列误解基础上的。我认为,离开演绎逻辑的根基而从事批判性思维教育,无异于舍本逐末、缘木求鱼。

在一些人看来,演绎逻辑所研究的演绎推理,是与批判性思维的本性相冲突的,因为有效的演绎推理都是从前提到结论的保真推演,而演绎逻辑只训练人们如何从已知前提必然地推出结论,从而使逻辑训练成为人们循规蹈矩、维护既有信条的工具,其与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等非批判性思维相容,与解放思想、探求新知的批判性思维背道而驰。

这种认识严重扭曲了演绎推理的本性。演绎逻辑所揭示的演绎推理的“有效-保真”关系,所依据的是推理的形式结构而非内容。如果说批判性思维致力于对既有思维结果的检讨与评判,那么有效演绎推理就构成其最重要的“杠杆”。演绎逻辑非但不是封闭心灵、维护教条的工具,恰恰相反,它是促进心灵开放、质疑教条的有力工具,是批判性思维教育中的基本“硬件”。

还有一种影响广泛的认识,就是认为现代演绎逻辑的发展主要是为数学与人工智能服务的,远离了人的日常思维,无法为批判性思维素养的培育服务。的确,现代演绎逻辑是在为数学奠定更为坚实的逻辑基础的过程中创生与发展的,人工智能研究也构成现代逻辑发展的强大推动力,并催生许多非经典演绎逻辑的蓬勃发展。然而,现代演绎逻辑与传统逻辑关于演绎推理有效性的考察是一以贯之的。尽管其所使用的形式化方法远离日常思维,但通过这种方法所揭示的逻辑规律则远远超过了传统逻辑,这些逻辑规律恰恰就是居于日常思维之中而未能被传统逻辑所揭示的。

在此意义上,现代逻辑比传统逻辑实际上更接近于日常思维。人们所能把握的逻辑规律越多,其实际的逻辑思维与分析论证能力就越强,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这种正相关关系不言而喻。当然,就不同层次和不同宗旨的教学对象而言,如何把现代逻辑成果运用到批判性思维培育之中,需要认真进行研究。但对现代逻辑成果的适当利用,应是批判性思维教育的一个重要着眼点。


 

 

 

                                             《中国教师报》20171129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