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学、语言学与信息科学 ——论自然语言逻辑的学科性质(二)

作者: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夏年喜摄影:发布时间:2017-07-10 10:05:55 浏览量:9

    二、自然语言逻辑是现代逻辑学和现代语言学交互作用的产物

  自然语言逻辑是建立在现代逻辑的基础上的,正如陈宗明先生所说:“成熟的自然语言逻辑只能发生在数理逻辑建立之后,而不是在此之前”,因为“数理逻辑能为自然语言逻辑做出贡献的主要不是哪个具体的公理体系,而在于形式化方法”。( 王雨田,第441)

  自然语言逻辑同时也是建立在现代语言学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乔姆斯基《句法结构》一书所引发的语言学的革命,同样也不可能有自然语言逻辑。乔姆斯基使得语句的语法分析同逻辑分析越来越在现代科学的平面上趋于一致,这场革命带来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哲学家、心理学家和逻辑学家开始对语言学产生兴趣。而逻辑学家对语言学产生兴趣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自然语言逻辑的诞生。

  自然语言逻辑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其标志是蒙太格语法的建立。之所以把蒙太格语法作为自然语言逻辑诞生的一个标志,是因为蒙太格在范畴语法的基础上,采用模型论方法构造了自然语言的语义解释,开创了全面系统运用现代逻辑工具研究自然语言的方向,开创了关于自然语言的形式语义学研究的方向。自蒙太格语法之后,用现代逻辑工具研究自然语言在语言学界逐渐成为一种时尚,正如美国学者鲍林格(D. Bolinger)所描述的那样:正统的转换生成学派也好,生成语义学家也好,……双方穿戴的更多的是逻辑的华丽时装。

  蒙太格本人作为一个逻辑学家,他开辟的这一新的研究领域对逻辑学界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我们通常说西方哲学史上有三次大的转向,其中第三次转向就是语言转向,纵观西方逻辑学自蒙太格之后的发展情况,我们似乎也可以说逻辑学也出现了语言转向。当今逻辑学的大家们,如美国的巴怀斯(J.Barwise)、新西兰的克雷斯威尔(M.Cresswell)、芬兰的辛迪卡(J.Hintikka)、荷兰的范.本瑟姆(Van.Benthem)和英国的盖贝(D.Gabbay),他们都非常热衷于从逻辑的角度探讨自然语言的语义问题,并都有很多相关的成果。

  当我们把自然语言逻辑定位在“逻辑学和语言学交互作用的产物”这一层次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对自然语言逻辑给出了一个界定,它至少界定了如果一种理论属于自然语言逻辑的话,它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于是,凡是运用现代逻辑的手段结合现代语言学来研究自然语言而产生的理论都被称为自然语言逻辑的理论,这些理论有:20世纪80年代初出现的广义量词理论、话语表现理论、情境语义学理论;20世纪80-90年代出现的动态语义学、类型-逻辑语法、自然语言理解的加标演绎系统等。由于是逻辑学和语言学交互作用的产物,这些理论不仅仅被逻辑学家看作是逻辑学的成果,也被语言学家看作是语言学的成果。如“当代语言学理论丛书”中的《形式语义学引论》一书,该书共十四章:语义、真值与逻辑;逻辑演算;Cp系统和语义解释;对Cp系统的扩展;类型论初步;量词、辖域与逻辑依存;l-转换;广义量词;时间、时制与时态;对时间的量化与限制;可能世界与模态逻辑;内涵逻辑与命题态度;博弈论语义学;篇章表述理论[4]。正如徐烈炯先生在为该书所作的序中所写的:“把蒋、潘两位写的书翻一遍,不少人会觉得与其说是语言学不如说更像逻辑学。当代语义学确实越来越向逻辑学靠拢。”逻辑学和语言学的融合,徐烈炯先生在《语义学》中也有过论述( 徐烈炯,序):欧美的语义学研究在哲学界和语言学界同时并进,如果我们的兴趣在于哲学语义学,可以基本上不考虑语言学家的研究,但是如果我们的兴趣在于语言学中的语义学,则非得了解哲学家、逻辑学家的语义研究不可,因为语言学家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以哲学家的概念和框架为基础,为出发点的。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两大领域中的语义研究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汇流趋势。

就自然语言逻辑的研究而言,逻辑语形部分和逻辑语义部分相对来说研究得比较充分,这和语言学中对相应的三个部分的研究的情形是类似的。就已有的这些自然语言逻辑的理论来说,都是在研究自然语言的语义问题,都是在设法构造适合于自然语言特点的语句系统及其语义模型,而这也正是自然语言逻辑同一般逻辑的一个重要的区别。

 

 

 

 

 

 

                                                                         转载《安徽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