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宋人学“盗”——同一语词表达不同概念

作者:草仲摄影:发布时间:2018-10-29 09:39:32 浏览量:15

《列子·天瑞》记载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发人深省,其教训是深刻的,值得我们记取。

话说春秋时,齐国有位姓国的人家,生财有道,十分富有。而宋国有个姓向的人,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向氏心生渴仰,心里想,为什么不去找国氏取取经,看他是怎样致富的呢?说干就

《列子·天瑞》记载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发人深省,其教训是深刻的,值得我们记取。

话说春秋时,齐国有位姓国的人家,生财有道,十分富有。而宋国有个姓向的人,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向氏心生渴仰,心里想,为什么不去找国氏取取经,看他是怎样致富的呢?说干就干,向氏不辞辛苦来到齐国,向国氏请教“为富之术”——即如何发家。

国氏倒也不是保守之人,他对姓向的说:想发财容易,我其实就是善于“偷”。自从我学会“偷”以后,不出一两年,我就丰衣足食;三年就车马盈门,仓廪殷实,从此以往,还不断接济乡邻。

向氏一听,满心欢喜,也顾不得问个明白,如何去“偷”,就匆匆忙忙跑回宋国,开始行盗,不管白天黑夜,凿壁翻墙,见到什么就拿什么,不停地往家搬。没几天,他就被捉住告官,不但偷来的东西被没收,就是原来的家产也悉数被抄没归官了。

向氏十分烦恼,一脸晦气,认为是国氏欺骗了自己,才使得自己落得如此下场。他十分怨恨国氏。国氏问他:你是怎么“偷”的呀?向氏据实以告。国氏听罢,哈哈大笑,对向氏说:你错了!有这样“偷”东西的吗?我告诉你吧,天有四季节令,地有肥力不同。我所谓“偷”,“偷”的是天时地利,借以春播秋收,冬藏夏晒。在地上“偷”禽兽,在水里“偷”鱼鳖。我的吃穿用度,没有一样东西不是“偷”来的,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自然界生长的,并非原来就属于我。可是,我“偷”天地的东西是不犯法的。你应该知道,金银财宝都是别人积聚的财产,并不是自然界给与你的,你偷别人的东西,怎能不被判罪呢?这样行事,除了怪你自己,你能怪谁呢?

一席话说得向氏哑口无言。是啊!向氏怨谁呢,只能怨恨自己。一是没有听国氏把话说清说透;二是没能正确理解“偷”的含义;三是,缺乏逻辑知识,不懂得同一个语词在不同语境中,可以有不同的含义。在国氏嘴里,他的所谓“偷”,是指不违农时,辛勤劳作;是指通过自己的劳动向大自然索取衣食之用。而向氏听到一个“偷”字,就想当然的认为是窃取他人财物,据为己有,亏人以自利的盗窃行为,并且,立即付诸行动,如此荒唐行事,岂能有好下场?

不懂点逻辑知识,后果很糟糕。当然,这是不能强求古人的。但今天的人会不会也犯类似的错误呢?这值得我们警惕!

干,向氏不辞辛苦来到齐国,向国氏请教“为富之术”——即如何发家。

国氏倒也不是保守之人,他对姓向的说:想发财容易,我其实就是善于“偷”。自从我学会“偷”以后,不出一两年,我就丰衣足食;三年就车马盈门,仓廪殷实,从此以往,还不断接济乡邻。

向氏一听,满心欢喜,也顾不得问个明白,如何去“偷”,就匆匆忙忙跑回宋国,开始行盗,不管白天黑夜,凿壁翻墙,见到什么就拿什么,不停地往家搬。没几天,他就被捉住告官,不但偷来的东西被没收,就是原来的家产也悉数被抄没归官了。

向氏十分烦恼,一脸晦气,认为是国氏欺骗了自己,才使得自己落得如此下场。他十分怨恨国氏。国氏问他:你是怎么“偷”的呀?向氏据实以告。国氏听罢,哈哈大笑,对向氏说:你错了!有这样“偷”东西的吗?我告诉你吧,天有四季节令,地有肥力不同。我所谓“偷”,“偷”的是天时地利,借以春播秋收,冬藏夏晒。在地上“偷”禽兽,在水里“偷”鱼鳖。我的吃穿用度,没有一样东西不是“偷”来的,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自然界生长的,并非原来就属于我。可是,我“偷”天地的东西是不犯法的。你应该知道,金银财宝都是别人积聚的财产,并不是自然界给与你的,你偷别人的东西,怎能不被判罪呢?这样行事,除了怪你自己,你能怪谁呢?

一席话说得向氏哑口无言。是啊!向氏怨谁呢,只能怨恨自己。一是没有听国氏把话说清说透;二是没能正确理解“偷”的含义;三是,缺乏逻辑知识,不懂得同一个语词在不同语境中,可以有不同的含义。在国氏嘴里,他的所谓“偷”,是指不违农时,辛勤劳作;是指通过自己的劳动向大自然索取衣食之用。而向氏听到一个“偷”字,就想当然的认为是窃取他人财物,据为己有,亏人以自利的盗窃行为,并且,立即付诸行动,如此荒唐行事,岂能有好下场?

不懂点逻辑知识,后果很糟糕。当然,这是不能强求古人的。但今天的人会不会也犯类似的错误呢?这值得我们警惕!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