牝牡雌雄——有力的反驳

作者:草仲摄影:发布时间:2018-05-14 09:39:16 浏览量:2

中国古代,对于动物性别的称谓,很有讲究。但这种要求不可绝对化,事情往往有例外。如此,如果一味地囿于某种规定、或说法,就有可能使自己陷于被动。

明朝冯梦龙编的《古今谭概》中记载了这样一件趣事。周丞相与一位客人在花园中散步闲谈,观赏群鹤。周丞相指着一只仙鹤问道:“这只仙鹤是‘牝鹤’,还是‘牡鹤’呀?”客人从旁答道:“兽类才称牝牡,禽类要称雌雄。”周丞相反驳说:“古人说,‘雄狐绥绥’,狐狸不是兽吗?‘牝鸡司晨’难道鸡不是禽吗?”客人一听,没话说了。

这位客人陷于被动,无言以对。他的话,从逻辑角度看,存在两个问题:首先,他没有正面回答周丞相的问题:那只仙鹤是公是母?违反了逻辑规律的同一律,犯了转移论题的逻辑错误;其次,他用全称命题形式给出这样的断定:对于兽类,即一切兽的性别称牝牡;对一切禽类动物称雌雄。

周丞相则举出“雄狐绥绥”(一只雄性狐狸舒缓地行走),狐非禽,亦可称雌雄;“牝鸡司晨”,(母鸡早晨打鸣,后世比喻女人掌权)鸡非兽,亦可称牝牡。这样,就有力地反驳了:“兽类才称牝牡,禽类要称雌雄”这两个全称命题。这是用特称否定(SOP)反驳全称肯定(SAP)命题。正确有效。

下面这件事也是用特称反驳全称命题。某年,一位日本教授访问上海玉佛寺,向住持请教寺院内钟、鼓的使用规矩。住持回答内容中有;遇有重要法事,夜间要鸣钟。教授说:寺院都是暮鼓晨钟,夜间不会撞钟吧?住持未予置评。来到寺院内的“法物流通处”,住持请教授观看清朝俞樾书写的条幅,内容是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看罢,教授脸微红,没有说话,只是合十向住持致意。

为什么日本教授没有回答,住持用唐朝人的诗句“夜半钟声到客船”(寺庙夜间也可以撞钟)反驳了日本教授“寺庙夜间不撞钟”的命题。前者“有的寺庙夜间撞钟”(特称肯定命题)真,则“所有寺庙夜间都不撞钟”(全称否定命题)必假。因为二者是矛盾关系。

掌握命题之间的对当关系,进行有效推理十分有用,可谓:学逻辑,大有益!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