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木岑楼——孟子驳诡辩

作者:草仲摄影:发布时间:2017-12-19 13:11:07 浏览量:1



电视上一句广告辞:山高人为峰,画面是人立于山巅。如果突兀的问,是山高,还是人高?而没有前提条件,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因为没有考虑其基础。孤立地看,人当然没有山高。如果人站在山顶,此时,当然是人高。

“寸木岑楼”这个成语讲的就是类似情况。寸木:一寸长的木头,岑楼:高楼。二者孤立比较,差距悬殊。不讲基础比较二者谁高,当然不好回答。现在,通常用于说明两个事物相差悬殊。这个成语是如何来的呢?

《孟子·告子下》记载,任国一个人问孟子学生屋庐子:“礼”与“食”哪个重要?屋庐子不假思索地答道:礼重要!

那位任国人挺严肃地说:“要是按照礼那些规定去找吃的,恐怕要挨饿,甚至饿死;如果按照礼的规定去迎亲,就得不到妻子;如果不行亲迎礼,就能得到妻子,还一定要行亲迎礼吗?”

这一问把屋庐子问住了。第二天,屋庐子便来到邹国,向老师孟子讲述了这件事。

孟子听后说:“回答这个问题有什么难的?如果不考虑基础的高低是否一致,那么一寸长的小木头也可能比高耸的高楼还高。说金子比羽毛重,但是,岂能说,三钱多重的金子比一车的羽毛还要重?用吃(对人)的重要性与礼的细节相比较,何止于吃的重要?拿娶妻的重要与礼的细节比较,何止于娶妻重要?你可以这样回答他:‘扭折了自己哥哥的胳臂而夺取他的食物,自己便有了吃的;而不扭折,就不能得到食物,那么他会去扭折吗?越过东邻的墙,去搂抱邻人的女子,就可以得到妻子;而不去搂抱,便得不到妻子,那么他会去搂抱吗?’”

任国人的问题,从一般人的常识出发,有了吃的才活命;有了妻子才算成家,这二者是人生大事。而“礼”的种种规定,在这个任国人看来,不过是繁文缛节,无关紧要。而孟子的反驳,颇为机智。首先指出,不可脱离一定的条件,笼统、空洞地谈这个问题,问:“食”与“礼”哪个重要,犹如问一寸木头与高楼谁高;金子与羽毛哪个重。是不严谨,甚至是荒谬的。其次,孟子针对任国人的问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予致命一击:遵循“礼”会没吃的、娶不上妻子,那么不遵循“礼”的规定,又如何呢?扭断亲哥哥的胳臂,夺取食物;跳墙搂抱邻家女子,才可娶妻,哪个重要?而这都是严重的违背“礼”的行为,用这种行为来获取食物,娶妻,难道是可以的吗?如此看来,“礼”是何等重要!

从逻辑角度看,孟子用的反驳方法是引申归谬法。顺着任国人的说法,引申出荒谬的结果:扭断哥哥胳臂,跳墙搂抱邻家女子,才可获得食物,取到妻子。这是严重违背“礼”的规定,恐怕也是社会公序良俗所不能容忍的,用现代社会的法律衡量,这是违法犯罪!结论自然是礼重要。这就反驳了任国人“礼”不如食物、娶妻重要的观点。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