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者之旁,无所不容 推类论证

作者:草仲摄影:发布时间:2017-11-06 09:37:19 浏览量:0


孔子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他的教育主张之一就是“有教无类”。因之,他的学生众多,有弟子三千,特别优秀的学生达七十二人之多。在两千多年前,能有如此业绩,实属罕见。这样的业绩也遭到一些人的诟病,认为孔门人员太杂,不够纯粹,有碍孔门的名声。我们看看,面对这样的舆情,孔门弟子是如何引经据典加以反驳,论证“大者之旁,无所不容”这一命题的。

汉·刘向《说苑·杂言》记载:有人名东郭子惠对孔门弟子子贡说:“孔夫子门下人员众多,成分怎么那么杂呀?”

子贡回答说:“您没有看见吗?木匠师傅的檃栝(正邪曲之工具:把木料弄直的工具叫檃,弄方的工具叫栝)旁堆满了弯曲的木料;磨刀石边上,尽是需要磨砺的钝刀。我的老师宣传自己的道德理想,以匡正天下,来投奔门下的人络绎不绝,故此,显得人员有些杂。《诗经·小雅·小弁》上说‘菀彼柳斯,鸣蜩嘒嘒,有凗者渊,莞苇淠淠。’它告诉我们,‘大者之旁,无所不容。’”

上述所引诗经语句,意思是说:柳树成堆成行,十分茂盛,那么鸣蝉一定多;如果水面宽阔,那么芦苇之类的水草一定繁茂。同样道理,大者之旁,无所不容。言外之意,如孔子这样的“大者”(教育家),学生多是很自然的。无所谓杂或不杂。

子贡是如何论证,孔门弟子人多是很正常的呢?从逻辑的角度看,他用了古人常用的推类方法。他由“檃栝”旁堆满了不中绳墨的弯曲木料;磨刀石旁堆满了等待磨砺的钝刀;茂密的柳林鸣蝉多;宽阔的水面芦苇等水草多,以此做前提,同理,“大者之旁,无所不容”。如孔夫子一样的教育家,聚集的学生多也是很正常的。

                      

文件下载
返回顶部